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新生代农民工调研报告

新生代农民工调研报告

实用范文

疏远农村,亲近城市,受教育程度较高,与企业和国家的关系均已不同于老一代,下面是YJBYS小编为大家精心搜集的新生代农民工调研报告,欢迎大家参考借鉴,希望可以帮助到大家!

  新生代农民工调研报告范文(一)

近年来,新生代农民工逐渐成为我国农民工大军中的主力军,

新生代农民工调研报告

。随着新生代农民工数量不断增长,他们面临的生存困境,及其引发的社会问题与社会冲突,开始引起政府和社会的高度关注。

日前,由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与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联合组成的新生代农民工研究课题组,发布了他们最新的调研报告《困境与行动新生代农民工与农民工生产体制的碰撞》(以下称报告)。课题组在对北京、上海、广州三大城市中的农民工进行抽样调查,并对珠三角地区的农民工生存状况做了深入的田野调查后发现,相比于老一代农民工,新生代农民工的行动取向格外突出,表现为更频繁地参与维权行动、更为主动地进行劳资博弈。

新生代农民工频繁地卷入劳资冲突甚至参与一些集体性事件并非偶然,是新生代农民工的新特征与一些旧有制度之间发生碰撞后的必然结果。对于我国来说,新生代农民工问题已经摆在眼前,想躲也躲不过去。我们必须正视这个问题,并做出改变。课题组负责人、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沈原说。

  许多新生代农民工乐于将自己看成城市小白领

一般意义上,新生代农民工是指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年龄在16周岁以上,在异地以非农就业为主的农业户籍人口。然而报告认为,新生代农民工不能只是一个简单的年龄、生理概念,应该从社会、经济、文化、心理等不同维度来界定他们的群体特征。

新生代农民工群体最大的特征是什么?报告给出答案疏远农村,亲近城市,受教育程度较高,与企业和国家的关系均已不同于老一代。

与老一代农民工相比,新生代农民工对农村生活较陌生,也较为欠缺认同感。报告中引用的课题组调查数据显示,与老一代农民工相比,新生代务农的经历明显较少。在老一代农民工中经常务农的比例是31.0%,没有务农经历的比例仅26.0%;而在新生代农民工中,44.0%的人完全没有务农经历,44.1%的人偶尔务农,经常务农的比例只有11.9%。

调查还发现,新生代农民工与农村的经济联系也在不断减弱。从将工资结余寄回农村老家来看,新生代农民工明显不如老一代积极。老一代农民工2010年平均年度结余15378元,其中有11063元寄回家,占结余的72.0%。而新生代农民工2010年的平均年度结余仅9684元,其中寄回家的钱为5654元,仅为58.4%。

与疏远农村相对应,报告分析指出,新生代农民在受教育程度、消费习惯、生活习惯、生活方式、社会关系网络和对外来的期望等5个方面表现出极其强烈的亲近城市的倾向。

从受教育年限来看,新生代农民工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是10.7年,远高于老一代农民工的8.6年。新生代农民工中接受过高中、中专、技校及大专、自考本科等中高等教育者的比例为53.7%,远远高于老一代农民工的25.7%。新生代农民工受教育年限的增长与受教育水平的提高,提升了他们部分的职业技能,同时也使他们在进入工厂之前有了更丰富的城市生活经历。

在消费习惯上,收入更低、消费更多、结余少、出现透支现象等城市年轻人的消费模式,已经成为新生代农民工的整体特征。

报告对两代农民工的日常开支进行详细比较后发现:新生代农民工在消费习惯上逐渐城市化,他们在娱乐、服装、通讯等项目上的花费都显著高于老一代农民工。具体而言,除了住宿和伙食之外,老一代农民工月均花费在100元以上的其他开支项目只有两项:生活日用品和请客送礼;而新生代农民工月均花费在100元以上的开支项目有4项,按花费多少依次是服装、生活用品、娱乐、通讯。其中新生代在服装(169元)和娱乐上(115元)的花费分别是老一代农民工的2~3倍。

与消费习惯类似,报告认为新生代农民工的生活、休闲方式上也已明显具有了城市年轻人的特征,他们和城里的年轻人一样爱玩电脑、玩手机,喜欢上网。而且与只受过初等教育的新生代农民工比,受过中高等教育的新生代农民工的生活方式更具有城市年轻人的特点。以上网为例,在老一代农民工中,上网的人数仅占32.2%,而且每天上网的平均时间也不到40分钟;在新生代农民工中,上网的比例为85.7%,每天平均上网时间为2.7小时;而在受过中高等教育的新生代农民工中,这两个指标均高达91.3%和3.3小时。

调查显示,新生代农民工的社会关系网络也开始向城市转移。在遇到问题时会求助的第一人中,相比于老一代农民工首选家人亲戚(67.0%)与朋友(21.0%),新生代农民工求助家人亲戚的比例虽然也排在第一位(54.0%),但是其求助朋友的比例则大大提高(41.0%)。在对外来的期望方面,新生代农民工亲近城市的特点则更为明显,有近六成的新生代农民工对未来的打算是继续在城市发展,明确表示回乡村老家发展的不到五分之一。

参与该课题实地调研的清华大学博士生汪建华告诉记者,在与新生代农民工打交道的过程中,他经常忘了自己是在和农民工打交道。因为不论言谈举止还是穿着打扮,一些新生代农民工与城市小白领几乎没有区别,而且许多新生代农民工也乐于将自己看成城市小白领。

  短工化使新生代农民工低工资低福利的状况难以改善

疏远农村并亲近城市的年轻人能否顺利融入城市呢?

报告指出,新生代农民工是一个具有新特征的群体,但他们面对的却是与老一代农民工相同的农民工生产体制,这个体制包含两个方面:工厂权威管理体制和拆分型劳动力再生产制度。正是这两个制度的存在,使得当前新生代农民工融入城市困难重重。

首先,工厂权威管理体制是指以高强度与长时间的简单劳动、微薄的工资待遇、严苛的管理制度、危险的工作环境等为特征的现代工厂制度。

由于许多新生代农民工受教育程度相对较高,且具有一定城市生活经历,他们对自己的工作也形成了新的期望。调查发现,新生代农民工相比于老一代农民工更重视工作的发展前景与意义,更看重企业的管理制度。这一特点在受过中高等教育的新生代农民工中表现得更为突出。

新生代农民工怀揣着对工作的新期望,可是他们在现实中又不得不面对残酷的工作环境。调查显示,在工资方面,新生代农民工2011年上半年平均月工资为2416.46元,比老一代低约570元;在劳动保护方面,进入劳动力市场时间不长的新生代农民工中有13.0%受过工伤,与工作时间是他们3倍的老一代基本持平(13.3%)。

低工资、低保障新生代农民工所处的这种工厂权威管理体制,使得他们在期望与现实间形成强烈反差,也让他们感觉到,城市并不亲近,想要生存下去依然举步维艰。 汪建华说。

其次,拆分型劳动力再生产制度是指,造成我国的农民工在城市工作却在农村养家、养病、养老的基本制度安排,最典型的就是当前的城乡户籍制度。

报告指出,劳动力再生产包括劳动力的维持和更新两部分。前者指的是劳动者恢复体力脑力的过程,而后者则包括一系列劳动力代际更替的安排,如赡养老人、抚育子女等。一般而言,劳动力的维持和更新两部分应紧密结合,在同一制度背景中进行。可是在我国,农民工的劳动力再生产过程却被拆分开了。农民工个人体力脑力的恢复是在工厂中实现的,尽管这往往只是以拥挤的住所和缺乏营养的食物来维持;而劳动力的代际更新则是在这些农民工的来源地即乡村老家中实现的,农民工的父母、子女留在了生活成本较低的村庄,老人赡养和子女抚育也部分需要依靠农业生产来实现。

拆分型劳动力再生产制度造成的最直接后果,就是新生代农民工对城市和农村的双向依赖。一方面,他们需要以在城市中工作获得的工资维持生计。在课题组调查的1017名新生代农民工中,57.2%的人在2010年将工资结余带回农村的家中,他们每人平均带回家中9500元;另一方面,他们的家庭生计也同样离不开农村。调查发现,新生代农民工的家庭收入有大约20%来自农村,在266位有孩子的新生代农民工中,有51.1%的人至少有一个孩子生活在农村。

课题组成员、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说:由于新生代农民工与旧的农民工生产体制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对于原本渴望离开农村、进入城市的他们来说,农村已然是回不去的旧乡,城市则成了留不下的异地。他们每年不得不像候鸟一样迁徙于农村家乡与城市工作地之间,而每一次迁徙经常伴随着工作的转换。于是,工作返乡再找工作的短工化模式在新生代农民工中相当普遍,在这种短工化的困境中,他们低工资、低福利的现实状况就更难得到改善。

  新生代农民工经常会主动提出利益诉求

调查发现,尽管新生代农民工平均外出务工时间远低于老一代农民工(4.3年对12.4年),权益受损比例也明显低于老一代农民工(14.1%对19.5%),可是他们参与群体维权的经历却与老一代农民工没有明显差异(4.5%对5.0%)。也就是说,与老一代农民工相比,新生代农民工的行动取向格外突出,更容易卷入劳资集体事件中。

新生代农民工行动取向突出并非偶然,而是新生代和旧制度遭遇的必然逻辑。课题组成员、中国政法大学社会学院讲师何江穗分析指出,在旧制度下,新生代农民工的不满主要来自两方面:首先,新生代农民工向往城市,可是拆分型劳动力再生产制度却让他们既不能融入城市,又不能离开农村,两边都有联系,实际上却又漂泊无根;其次,由于新生代农民工教育程度高、消费方式和生活方式都具有城市年轻人的特征,向往能成为活生生的人,可是在高强度生产、低工资待遇的工厂权威管理体制下,他们经常只被看做是干活的手。

正常情况下,农民工有了不满可以通过正常渠道解决。可是在实际中,由于农民工缺乏自己的工会组织、社会组织的支持,而他们唯一能依靠的司法维权这条道路不但时间和金钱成本高,而且实际效力更是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新生代农民工只能将自己的不满诉诸非正常渠道,比如集体维权行动等。何江穗说。

报告进一步指出,与老一代农民工相比,新生代农民工不但更具行动倾向,而且他们的行动模式和诉求目标也显现出新的特点。课题组比较了不同类型农民工参与的集体维权事件后发现,在那些老一代农民工仍占相当比例的工厂中,集体维权通常只是为了保护自身权益不受损害;而以新生代农民工,特别是受过中高等教育的新生代农民工为主的工厂中,他们集体维权的目的并不止步于法律规定的基本工资,而是进一步要求增加工资,明确提出建立工资调整制度和完善工会制度的要求。

也就是说,新生代农民工不是只在自身权益受损的时候才被动维权,他们经常会主动地提出利益诉求,而且他们的诉求也不仅仅停留在经济层面,许多更是深入到制度层面。

沈原认为,未来我国的新生代农民工数量还会继续增长,而且现在的新生代农民工中,许多人将会面临娶妻生子、老人赡养、子女教育等方面的重要问题,这样一来,他们与旧制度之间的冲突将会更加激烈。如果旧制度依然不为所动,以新生代农民工为主体的工人集体维权事件必将越来越频繁、激烈,社会的稳定与发展都将受到严重威胁。

如何才能避免未来这种局面的出现?报告指出,需要将着眼点放在落实新生代农民工的企业公民与社区公民身份上。

报告解释,企业公民是指农民工在工厂中不仅仅是劳动者,而且还享有公民权利,有权就自己的工资、工作条件和其他相关问题提出要求,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集体议价机制,

资料共享平台

《新生代农民工调研报告》()。而社区公民身份主要指农民工有权享受城镇居民所享有的各种社会福利,这包括农民工及其子女有权在城市中平等地享受包括教育、医疗、住宅等在内的各种公共服务。

赋予新生代农民工公民身份及集体议价权利并不危险。汪建华在田野调查中发现,新生代农民工在行动过程中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行动方式有没有违法,在提出诉求和进行集体谈判时,往往也会将物价和生活成本、同行的工资水准、市场用工状况、企业利润等指标作为最重要的依据。也就是说,新生代农民工的集体行动会很严格地遵守法律与市场的准绳,完全可以保持在和平、理性、可控的状态。

如果说在改革初期,市场经济的原始积累是建立在一部分人的付出和牺牲之上的,那么,现在改革开放已进入第四个10年,经过两代农民工的付出,国家经济水平提高了,城市扩张和繁荣了,社会整体尤其是城市居民的生活相对富裕了。如果仍然要靠牺牲农民工来促进经济繁荣,那不得不说这是整个社会的悲哀。郭于华说。

报告最后指出,在经济结构转型和人口变迁的背景下,统筹解决农民工问题不仅十分必要,而且具备了现实条件。只有彻底改变农民工生产体制,才能使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生力军的农民工群体工作有尊严、生活更幸福,才能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模式转变,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协调发展。

  新生代农民工调研报告范文(二)

新生代农民工这一称谓在2010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首次被使用。主要是指80后、90后出生的,在城市务工的农民。他们目前已占农民工总数的70%以上,成为数以亿计的中国农民工的主要力量。

河南是全国的人口大省,9918万人口中有71.1%是农村人口,而其中外出务工人员占据农村劳动力的33%。在河南2150多万农民工中,新生代农民工占70%以上,达1500万人之多。为了更加有效地做好新生代农民工工作,更好地发挥共青团服务的职能,共青团河南省委组织调研组,历时两个月,会同部分团市委和驻外团工委,在郑州、信阳、南阳、平顶山、焦作、安阳、商丘、新乡、北京等地对河南省内新生代农民工、豫籍在外地新生代农民工从工作、生活、学习、娱乐以及主观需求、思想观念、子女教育、权益维护等方面的现状和问题展开了综合调研。调研采取调查问卷、个别访谈、集体座谈、数据分析等方式,共发放问卷2000份,收回问卷1860份,合格率为90.3%。现将调研情况分析报告如下:

  一、河南新生代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解析

  (一)河南新生代农民工的群体特征

  1.年龄普遍较轻

受经济利益的驱使与城市生活的诱惑,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年不断涌入城市,农民工群体呈现年轻化态势。据统计,河南新生代农民工中,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就占了5%;18至28岁占到57%;29-35岁占12%;36岁以上占26%。新生代农民工的性别构成以男性为主,男性占64%,女性占36%。外出劳动力性别构成与年龄结构有关,在30岁以上的外出劳动力中,男性占70%;但在18-22岁这个年龄段,则女性多于男性。形成这种结构的原因是农村女性在未结婚前比较活跃,结婚后却多半在家里照看儿女和从事农业生产。

  2.文化程度偏低,且缺乏专业培训

调查得知,新生代农民工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以初中文化程度居多,占到56%;小学文化程度为20%;高中文化程度24%。文化程度偏低制约了新生代农民工在市场中的竞争力。而缺乏专业的技术培训,则是农民工就业难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在我们的调查中发现,有64%的新生代农民工没有参加过任何专业培训;有 19%的农民工认为自己缺少专业技术。

目前,农民工从事行业的基本特点是:体力要求较高的房地建筑工、城市清洁和环境保护的操作工种、绿化养护的苗木工、居民家中的钟点工或保姆、厨师、服务员等脏、累、险、差工种。出现这些限制和被歧视的主要原因首先是意识问题,除此之外更主要的是知识和技能的缺乏。知识和技能是人生存的本钱,没有本钱只能做普通务工者,在就业市场上几乎没有话语权。虽然新生代农民工受教育程度高于第一代农民工,但是他们中大多数的人还是无法胜任相关技术性工作。随着科技的进步,岗位技能要求的提高,很大程度上局限了新生代农民工的就业,这是造成就业的层次低,不能在很有竞争力的技术部门就业,就业的竞争力差的主要原因。

  3.食宿状况堪忧

绝大多数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市居住条件较差,甚至是艰苦的。多数情况是住在集体宿舍,其次是租房住宿。集体宿舍是单位所提供,居住条件大多都比较简朴甚至简陋,而在打工所在地租房住宿的条件也并非很好,自己买房的更是少数。他们中大多数人吃住都在工地,不仅居住条件差,伙食也差,大多以面食为主,只管吃饱,不管营养。通过走访调查,对自己食宿条件感到满意的只占到18%,认为目前的居住环境会对自己的身心健康带来影响的占34%。

  4.工资待遇低、劳动强度大、随意拖欠工资情况时有发生

我们在北京的调查问卷显示,月收入800元以下的新生代农民工占13.5%;801-1000元的新生代农民工占17%;1001-1400元的新生代农民工占23.5%;1401-1800元新生代农民工的占15.5%;1801-2200元的新生代农民工占14%;2200元以上的新生代农民工占 11.5%,这种工资收入与当地的平均收入相差甚远。而这些微薄的收入,也常常不能及时发放。

河南新生代农民工在城市里大多从事的是危难脏重的工种,劳动强度大,常常超负荷地工作。问卷显示,每天工作在八个小时以上的占67.5%。

  5.企业用工管理不规范,且不签订劳动合同

由于农民工大部分在中小企业和私营企业就业,企业主为减少企业成本,往往利用在劳动力市场的优势地位来打压农民工的信心和合理要求,不与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通常以口头协议代替书面签订劳动合同的现象比较普遍,发生劳动纠纷后,调查取证比较困难。作为新生代农民工,一方面由于法律意识的淡薄,忽视劳动合同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另一方面即使具有法律意识,但由于自身地位的不利和就业竞争的激烈,也被迫就范。问卷显示,与用工单位签订固定合同的有30%;临时就业协议的有23%;没签订合同的高达41%;还有6%的人虽然签了合同,但却不清楚自己与用工单位签的是什么合同。

  6.参保率低,生病就医难

国家对用人单位招用农民工,无论是合同工、临时工、小时工、都有实行基本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的要求,可是一些用人单位为了降低成本,减少开支,想方设法逃避为农民工投保义务。加上农民工自身维权意识较差,造成农民工参保率低,工伤保险、养老保险、失业、医疗、大病救助等保险基本与农民工无缘,病无所医、伤无所治、老无所养、失无所保现象普遍存在。社会保障缺失的原因之所以存在,就农民工自身而言,是因为职业不固定,失业率高,缺乏必要的生活保障、身份受限,难以享受社会福利与社会救助;就国家制度而言,城乡二元社会结构和城乡隔离的户籍制度导致了农民工社会保障缺失。而社会保障立法不健全是农民工社会保障缺失的根本原因,社会保障资金不足、财力支持不够却是农民工社会保障缺失的重要原因。

问卷显示:生病后,不看病、不吃药的占10.5%;回家乡再作打算的占8%;去正规医院看的占11.8%;去个体门诊所看的占19%; 自己到药店买药的占33.8%;舍不得花钱看病的占14%。虽然现在农村实现了新农合,但规定的条件是生了大病住院才能报销,许多长期在外的新生代农民工享受不到这个惠民政策。有的城市虽然设立了农民工定点医院,但由于数量少,分布的不平衡,许多新生代农民工依然感到就医难。

在养老、失业、医疗、工伤、女职工生育保险的参保上,用人单位对农民工是另眼相看,能不缴就不缴,能少缴就少缴。瞒报人数、瞒报基数的现象往往也都是针对农民工的。用人单位为农民工办理社会养老保险的占25%;医疗保险的占28%;人生意外伤害险的占34%;其他类保险占23%。如此低的参保率给当前和未来的工作、生活、社会稳定都留下了较大的隐患。

  7.女性新生代农民工成为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

女性农民工普遍没有享受到社会保障,绝大多数用工单位没有为女性农民工办理养老、医疗和工伤保险等社会保险,生育保险更是无从谈起。调查中我们发现,高达 76%的用工单位没有为女性农民工办理过生育保险。许多女性新生代农民工一旦生育便遭辞退或无奈地主动离开单位,且没有任何经济补偿。因此许多外出务工的女性都推迟结婚生育年龄,或隐瞒自己的婚姻状况。一些非公有制企业在招用女工时,甚至明文规定,禁止女工在合同期内结婚生育。女性进城务工人员除缺乏各类社会保障外,其受到的人身伤害也不容忽视,由于缺少法律知识与自保能力,58%的女性新生代农民工选择回避与沉默。

  8.业余文化娱乐活动大众化特征明显

看电视和阅读报纸杂志在新生代农民工的业余文化娱乐活动中占主导地位。听音乐、上网、聊天的比例也不低,成为时尚前卫新生代农民工文娱活动的主导。在新生代农民工文娱活动中排名前五位的依次是:看电视、阅读报纸杂志、聊天闲逛、上网、听音乐。看电视占29.4%;阅读报纸杂志的占26.9%;聊天闲逛的占 18.6%;上网的占10.3%;听音乐占8.4%。可见他们在平时紧张的工作之余,对外界信息时刻保持着较强的探知欲和需求。农民工的知识文化水平较低、信息比较闭塞、打工生活单调而缺少调剂,所做的工作也都是主要靠体力挣钱,所以他们会尽可能通过电视等身边的媒介了解外界,通过阅读报纸杂志获取信息和知识。

  9.新生代农民工子女就学难,入学门槛多

多年来困扰着进城农民的一个重大问题,是他们子女的受教育问题。由于受到入学条件的限制,70%的农民工子女成为留守儿童。随着农民工关注度的提高,农民工子女入学问题引起全社会的普遍关注,也相应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但是对于农民工子女就学政策,在执行中各地却悬殊甚大。一些地方向农民工子女开放的只是城郊结合部的薄弱学校,有的还将本地生和外地生区分得泾渭分明,以至外来农民工子女倍感压力。被带入城市的新生代农民工子女即使上了学,其不公平的待遇仍很难解决,小学毕业不能正常进入当地中学学习,即使能在当地中学毕业后,也不能在城市参加高考。有72%的农民工表示自己工作单位附近的学校不接收农民工子女;52%的农民工子女需要缴纳入学赞助费。

  10.情感难排谴,缺乏性福

新生代农民工在创造城市繁华的同时,却在无奈地感受着城市给他们带来的寂寞干活累,没事睡,生活单调孤独难熬。已婚的人不能正常的过性生活,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只能回老家去找对象,新生代农民工成了漂泊在城市孤岛的城市边缘人。问卷显示,90%的新生代农民工在业余时间感到寂寞;65%的 为感情问题感到困惑。由于交友不易,许多新生代农民工成了大龄男、大龄女。

对于已婚的新生代农民工,夫妻之间相隔较远,即使是在同一城市,也由于条件限制,他们也很难过正常的性生活。性生活的匮乏,对于正处在性欲旺盛期的新生代农民工来说,已经成为他们情感生活中的最大痛楚。问卷显示,在多久过一次性生活一项上,一星期过三次以上性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只有5%,而女性新生代农民工则为0 %;有20%的男性新生代农民工,23%的女性新生代农民工则选择了时间长了,记不清楚了。在回答不能正常地过性生活,您会干什么这个选择题时,男性农民工有10%的选择找小姐,25%的选择 ,18%的选择整夜睡不着,20%的选择喝酒麻醉自己,25%的选择看黄色录像或 讲黄色笑话;女性新生代农民工有29%的选择拼命干活发泄,5%选择强忍着,20%的想过或买过性满足工具,有个别的女性新生代农民工则为钱而满足他人的性要求。

  11.城市中有不少河南村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河南新生代农民工进城后以地缘方式或专业性质方式聚居,形成了自己的社区,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河南村。河南村有广义和狭义之分。以北京为例,广义的河南村分布在朝阳区、海淀区,狭义的河南村仅指海淀区的高庙和苇子坑一带。在苇子坑的河南村又叫破烂村,河南农民工以收废品为主。这个废品场占地十余亩,内部又被隔成若干专业小区,工种约为三个:开点、打小工、收破烂。开点者租地,大约需交纳五至十万元,由点主雇小工,将回收废品分类整理出卖,收破烂的则拉着板车各处拾破烂、收废品。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