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信义兄弟孙水林、孙东林先进事迹

信义兄弟孙水林、孙东林先进事迹

实用范文

2月10日凌晨,南兰高速上发生重大车祸。谁也没想到,这起车祸却牵出一个感天动地的故事:为抢在大雪封路前给已回汉的民工发工钱,武汉市黄陂区建筑商孙水林连夜从天津驾车回家,一家五口不幸在车祸中遇难。为替哥哥完成遗愿,弟弟孙东林在大年三十前一天,将33.6万元工钱发到60多名民工手上。

现年50岁的孙水林在北京做工程,2月9日,孙水林从北京工地回到天津,原定与暂住在天津的家人和弟弟孙东林聚一天再回武汉,但他查看天气预报了解到,此后几天,天津至武汉沿线的高速公路,部分地区可能因雨雪封路。他决定赶在封路前,赶回武汉,给民工发放工钱。春节前发放工钱,是他对民工的承诺。而此时,先期回汉的民工也正渴盼着孙水林回来。

当晚,孙水林提取26万元现金,带着妻子和三个儿女出发了。次日凌晨,他驾车驶至南兰高速开封县陇海铁路桥段时,由于路面结冰,发生重大车祸,20多辆车追尾,孙水林一家五口遇难。

2月10日早上,孙东林打电话回家,发现哥哥仍未到家。预感不妙的孙东林开车沿途查找,结果在河南兰考县人民医院太平间发现了哥哥及家人的遗体。

由于哥哥的后事处理尚需时日,沉浸在巨大悲痛中的孙东林和家人商量决定,先替哥哥完成遗愿。除夕前一天,孙东林拿出哥哥遗留在事故车中的26万元,又从银行提取自己的6.6万元,加上母亲拿出的1万元养老钱,发放到了60多名民工手上。

“哥哥离世后,账单多已不在,我也不知道该给每个民工发多少钱。我们让民工们凭着良心领工钱,大家说多少钱,我们就给多少钱!”孙东林说。

20多年前,孙水林就开始到外地打工,现已成为家乡有名的建筑商,如今每年跟着他打工的民工,高峰时达200多人。“真没想到啊,老板遭遇车祸后,工钱还能照样结回来!”昨日,曾跟着孙水林做活的工人宋国清动情地对记者说。

事件回放:

暴雪前夕

建筑商星夜启程送工钱

今年50岁的孙水林,在黄陂区泡桐街算得上知名人物。

在泡桐街开麻木车的李师傅说,说起孙水林来,大家都认识。20多年前,孙水林就到外地闯荡,由一个小木匠干起,最终成了北京一家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他除了自己发家致富外,还带着当地的不少村民前往北京、天津等地打工赚钱,给很多人都留下了好印象。

据了解,这些年来,黄陂区跟随孙水林到外地打工的人,每年少则有几十人,高峰时达到200多人。

孙水林的弟弟孙东林介绍,腊月二十六,哥哥从北京赶到天津,因为嫂子和3个儿女都暂住在天津。哥哥回到天津当晚,他还到哥哥家,吃了由嫂子亲手做的一顿晚饭。饭后6时许,哥哥到他所住的地方玩,看到网上的天气预报称,天津往武汉所经的高速公路,部分地区次日将会有暴雪天气,若降雪太大,交管部门将有可能对高速公路实行封闭管制。

哥哥当即决定连夜驾车回家。他说:“万一暴雪封路,不仅我与家人没法回家过年,更重要的是,我的手上,还有好几十名民工的工钱没发。”

晚上7时许,哥哥迅速准备了26万元的现金放在车上,带着妻子和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连夜启程经京沪高速奔往武汉。

兄弟连心

拨打哥哥手机无人接听

当天晚上,因担心哥哥的安全,孙东林没敢太早睡觉。当晚11时57分,他给哥哥的一个朋友打电话,闲聊时,对方告诉他,才与孙水林通过电话,孙水林开的车已进入河南境内。

次日早晨7时许,他起床后,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住在泡桐街上的父母,询问哥哥到家没有?得知没有回家后,他马上打了哥哥的手机,发现电话是通的,可没有人接听;他又拨打嫂子邹望娥的电话,电话通了也没有人接;紧接着,他又拨打了侄子侄女们的电话,发现也是没人接听……“当天上午,我轮番拨打他们的电话,打了100多次,可一直没人接听。”孙东林预感到情况不妙,就托付朋友帮忙寻找哥哥一家。与此同时,他开车往南兰高速行驶,沿途寻找。

当天下午2时许,一个不幸的消息传来。他们的老乡江新文说,刚刚打通了孙水林的电话,结果有一个人接听后说,这部电话现在兰考县人民医院的太平间。

遭遇不幸

一家五口命殒南兰高速

焦急万分的孙东林等不到第二天早上,腊月二十八凌晨3点多钟,他与几个朋友一起,对兰考的几个事故车停车场进行查找,希望能发现哥哥一家的踪影,可一夜的寻找没有结果。当天早晨8时30分许,他早早地就到兰考县人民医院太平间的门前守着。当高某打开太平间的门时,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哥哥一家五口全都在里面躺着……

事故待查

带着哥哥26万工钱回家

直到20日,孙水林一家五口的遗体,仍存放在兰考县殡仪馆。

孙东林告诉记者,当时,在隐隐约约感到哥哥一家遭遇不测的同时,他便开始寻找哥哥驾驶的轿车,因为车内存放着哥哥带回家准备给民工们发放的26万元工钱。

后来,在河南省开封市公安局高速公路交通警察支队第三大队民警的指引下,他在南兰高速二郎庙收费站附近,找到哥哥已被撞得稀烂的轿车。“当时,轿车前面的两个车灯还在闪个不停。”孙东林说。在交管部门,他没有查询到哥哥车上携带的现金的下落,他就打开哥哥轿车后备厢下放备用轮胎的地方,发现26万元现金完好无损地放在里面。

孙东林介绍,负责此次事故处理的交警称,因春节临近,此次事故的处理可能要等到大年后。他便携带着26万元现金回到武汉。

代兄还债

60多民工领走33.6万工钱

“平时从河南启程回家,仅仅需要4个多小时,可这次冒雪回家,我却花了10多个小时。”孙东林说。回到家后,因天气太冷,双脚都不知道是自己的了。他用两只水桶把脚泡了泡,便开始与家人商量:哥哥一家都是为了尽早赶回家发放民工工钱,才遭遇了不幸。为告慰哥哥一家的在天之灵,更是为了完成哥哥的遗愿,他们一家人决定:在哥哥一家的后事尚没有办理之前,就先替哥哥向几十名民工发放工钱。

因哥哥突然离世,很多的账目及账单都不清楚或不复存在。他们一家在通知所有的民工来领工钱时,让民工们凭着良心领钱,“大家说差多少钱,我们就给多少钱”。

去年腊月二十九,是孙东林替哥哥发放工钱的日子。泡桐街上与孙水林同在天津承接工程的彭定启说,当天,孙东林除发放了哥哥遗留在事故车中的26万元现金外,他还拿了母亲1万元的养老钱,以及从银行支取的6.6万元,发放到了60多名民工手上。

事件追踪:

新年不欠旧年薪

今生不欠来生债

兄弟20年坚守一个不变的承诺

记者张泉

舒均

陈世昌

我们家这个年是过不成了,但不能让跟哥干了十几年的工友们也过不好年,让人家骂我们兄弟不地道!

——孙东林

孙水林在天津、北京均有住处,他完全可以在外地过年,为何要冒险上路,在大雪来临前,携带巨额现金,千里迢迢寒夜驱车往家赶?哥哥一家五口不幸遭遇车祸遇难后,弟弟孙东林又为何在亲人尸骨未寒之际,强忍悲痛代兄发放农民工工钱?

这一切,只因兄弟俩20年里共同信守的一个不变的承诺:新年不欠旧年薪,今生不欠来生债。每年大年三十之前,一定要结清所有工钱。

贫寒之家走出打工兄弟

虽然已是黄陂区泡桐街小有名气的建筑商,孙水林、孙东林兄弟俩的房子,在街上并不显眼,甚至有些寒酸。这栋两层的民房是兄弟俩在外打工10多年后,于1990年前后所盖。在此之前,兄弟俩及年迈的父母等一家多口人,一直挤住在乡下的两间土坯平房里。

孙水林初中毕业后,因家境贫寒辍学。遵从父亲的安排,他学了一门木匠手艺,年仅十几岁就在外干起了木匠活。在弟弟孙东林的印象中,家里因为吃不饱饭,曾搬过两次家:一次是在他5岁时,一家人从黄陂老家搬到了黄石阳新县,听说在那里,只要肯干活就能填饱肚子;另一次是在他10多岁时,一家人又迁徙到盘龙城。直到哥哥靠木匠手艺撑起一家人的生计,他们才最终回黄陂区泡桐街老家,盖了两间土坯平房,安定下来。“我哥哥和嫂子就是在那两间土房子里结的婚。”孙东林说。

作为穷人家的孩子,孙东林也很早就尝到了打工的艰辛。13岁那年他正上初中,暑假期间,孙东林央求哥哥带他到三阳路一家建筑工地,想挣点下学期的学费。整整干了11天,却没有拿到一分钱的工钱,这种记忆让他刻骨铭心。

哥哥孙水林话不多,很少提及类似的遭遇。在孙东林初中毕业跟随哥哥打工后,他才明白,打工要不到工钱是常有的事,只是哥哥不说而已。

二十年坚持不拖欠工钱

多次拿出积蓄垫付工资

在弟弟的记忆里,哥哥拿出积蓄垫付工钱的事,不下十余次。

1993年,恰逢亚洲金融危机。年底,孙水林在北京多个工地的工程款都要不到钱,他四处筹措款项未果,最后把自己的所有积蓄都拿出来,先行给农民工垫付了工钱。

上世纪90年代,孙水林在北京平谷县承包一所学校的工程。他带领40多名工人加班加点两个月,终于在新学期开学前完工,但6万余元工钱对方却一直不给。无奈之下,孙水林从家里拿出刚攒的一点积蓄,支付了工钱。后来,孙水林将对方告上法庭,法院判对方支付6.5万元。这笔钱至今仍未到位。

2002年前后,孙水林在武汉承包了一项4000平方米的装修工程,连设备带材料共投入95万元,对方时至今日仍欠58万元。当年的工钱,孙水林是向弟弟借了7万余元支付的。“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我哥也没欠一分钱工钱。”孙东林说。

工钱结算决不拖到初一

“还是那句话,新年不欠旧年账,今生不欠来生债。外地农民工回家过春节前,我们就将他们的工钱先全部结清。离我们老家近的农民工,部分没结算的尾款,我们就赶在大年三十前回家。腊月二十九,把家乡的农民工兄弟喊到家来结算,决不拖到正月初一。”孙东林说。

为了安全,以前兄弟俩都是带着银行卡,回到家乡再从银行取现。前年腊月二十八,孙东林到银行排了几个小时的队,结果轮到他时银行要下班,无法大额取现。第二天,孙东林一大早就赶到黄陂区街上的银行排队,中午时分终于取到钱。这天,兄弟俩一直忙到次日凌晨,总算把所有的工钱结清。

今年春节前,兄弟俩吸取去年的教训,决定直接带现金回家结算。

大年三十前举办清欠宴

每年结算工钱的时候,也是家中最热闹的时候。几十名工人挤得满满当当,兄弟俩买来酒肉,大摆宴席,招待前来拿工钱的老乡们。20年来,每年腊月二十九,接到电话没接到电话的农民工,都会如约来到兄弟俩家,清欠宴如期举行,最后在欢闹中散去。

对于这种做法,孙水林幸免于难的二女儿孙云曾有怨言,“太吵闹”。昨天,女孩眼里闪动着泪花说:“现在我很怀念,今后再也不会有那样的场景。”

暴风雪来临前连夜启程

正是兄弟俩20年来坚守的这一承诺,让孙水林赶上了2月10日(去年腊月二十七)凌晨南兰高速上的那起重大车祸。

去年12月,北京建筑工地。外地农民工结清一年的工钱后陆续返乡,只有家乡来的几十人约30万元的尾款没有结。

由于工程款难收,工地放假后,孙水林一直留在北京催款。2月4日左右,只收到11万元工程款的孙水林给弟媳打电话:“今年的账不好收,你给我准备一些钱。”

2月9日,孙水林从北京回到天津的暂住处,原本打算隔一天再走。吃过晚饭,孙水林来到相隔不远的弟弟孙东林家。

“我上次给你打电话借的钱,你准备好没有?”一进门,孙水林就问弟媳。“10万够不够?”“不够,你给我15万吧。”

弟媳正做晚饭,孙水林就到网上查看天气预报,结果发现从天津回汉的沿途即将出现雨雪天气。

说话间,弟弟孙东林回来了。孙水林说:“我今晚就得走,不然明后天大雪封路,就走不成了。”“明天一早走不行吗?”孙东林有些担心。“不行,我得赶回去把工人的工钱结了,账我都算好了。”

见哥哥已经决定,孙东林没再劝阻,让妻子拿出15万元现金。孙水林将这15万元和自己筹措的11万现金打包,放到后备厢,回家接上家人,在夜色中出发了。

这一次如同往年一样的出发,竟成兄弟俩的永诀。

15小时驱车返乡替兄还愿

第二天一早,孙东林得知哥嫂一家仍未到家,拨打他们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略感不祥的他沿途驾车寻找。

一天一夜的风雪沿途苦寻,孙东林2月11日上午在兰考县人民医院找到了哥嫂一家人的遗体。他眼前一黑,顿时倒在地上。醒来后,孙东林号啕大哭。

哭过,抹干泪水,他和随行的亲友在各个停车场查找哥哥的事故车,从撞烂的小轿车后备箱里取出保藏完好的26万元现金。“取出钱的一刹那,要替哥哥结清工钱的想法就闪现在我脑海里。”孙东林说,“哥哥今生不欠人一分钱,不能让他欠下来生债。”

近家情怯。孙东林让姐姐帮忙封锁消息,设法暂时瞒着父母。

然而,善意的谎言没能瞒住真相。孙东林一边安慰父母,一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姐姐。姐姐开始有些反对:“等年后哥哥的后事处理完再说吧。”

孙东林晓之以理:“我们家这个年是过不成了,但不能让跟哥干了十几年的工友们也过不好年,让人家骂我们兄弟不地道!在大年三十前,一定要把工钱结清。这是咱家20年来的规矩。”

腊月二十九这天,跟随兄弟俩打工的农民工数十人,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八点半,钱账两清。“2009年,我们兄弟俩发放工钱300多万,春节前结清的是部分尾款。现在我可以站在我家楼上,向所有的人说,我们兄弟俩不欠别人一分钱!”孙东林泪流满面。

后续报道:孙东林:钱发完后,如释重负

当天领工钱的情形,家住黄陂区泡桐王家冲的孙汉波记得非常清楚:2月12日(去年腊月二十九)清早,刚过6时。他突然接到工友周文桥的电话:“快来,到孙老板家领钱。”

那时,孙汉波已经知道孙水林一家出事了。他早就和家人商量好,别人家出了大事,那几千元工钱咋还能要呢?可周文桥说,这笔钱必须得领,他们家20年都不欠别人工钱。

发放工钱在孙家悄声进行

“孙家兄弟最讲诚信”

上午8时许,孙汉波骑着摩托车赶到了孙水林家,门口已经停满了摩托车。楼上,不断有沙哑的哭声飘来,时而低声啜泣,时而嚎啕大哭,那是母亲在失去儿子后伤心不已。而孙水林的父亲斜靠在阳台栏杆上,头发花白,身边还放了一瓶白酒。得知儿子的噩耗后,老人已几天没有说一句话,更没有滴下一滴泪。他留给大家的,永远是一个孤单的背影。

楼下的客厅,似乎像往年一样,站满了前来领钱的工友。大家围着一张大圆桌,轻声对着账。领到钱后的工友,久久不愿离去。有人摩挲着工钱,感激地说:“孙家兄弟俩真不简单!”

街坊们说:“孙水林兄弟俩不是镇上最有钱的建筑老板,但是讲诚信的老板。”

母亲拿出1万元养老钱

“不能让儿子背上欠钱的名声”

如孙东林所料,哥哥的那26万元现金不够发工钱,“加上他从银行取出的6.6万元,还差1万多元没有着落。”工友悄声地说,这些钱,等以后再说。正当孙东林犹豫不决时,兄弟俩70岁的母亲宋腊梅拨开人群走了进来,她的手中拿着1万元现金。“东林,把这笔钱拿去给他们发工钱!”她的脸上还挂满泪痕,但语气无比坚定。孙东林立即站起来,激动地说:“妈妈,这是您的养老钱啊!”可她硬是一把将厚厚的1万元现金塞在了儿子手中,转身扶着楼梯上楼。

事后,孙东林才知道,母亲一直悄悄地关心着楼下的动静。当她得知还差点钱时,毫不犹豫就从柜子里拿出养老钱。昨日,宋腊梅老人告诉记者,她不能让儿子背上欠钱的名声。

工友代为送钱至孝感

“一定要将钱交到你手中”

“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将2600多元工钱送到孝感。”昨日,在孙水林家,孝感的工友向保国眼眶中泛出了泪花。

去年8月,向保国因故中途回武汉打工,还剩2600元工钱没有结清。腊月二十九下午,他在武汉讨工钱的时候,突然接到工友周文桥的电话,说给他送来了孙水林未结清的工钱。

在向保国家门口,周文桥足足等了1个多小时,亲自将这笔钱送到他手中才离开。周文桥告诉向保国:“东林嘱咐我一定要将这笔钱交到你手中。欠别人钱,不好过年!”这时,向保国才知道老板孙水林的噩耗。

告慰哥哥在天之灵

“钱发完后,感觉如释重负”

工钱发放了一天,孙东林静静地坐在客厅,看着哥哥的工友领到一笔笔工钱,心中稍稍有些放松。

孙东林的妻子彭国平说,去年,孙水林在北京和天津都有工程,跟随孙水林打工的农民工,除来自老家周边的,还有的来自湖南、河北、四川、内蒙等地。春节前一个月,孙水林在北京、天津的工地陆续停工放假。这期间,孙水林已想办法,结清了外地和大多数农民工的工钱,差欠的仅是老家几十名农民工的工钱尾款。

当天,工友们来后,都问起哥哥孙水林一家的情况,不少农民工劝慰他说:“你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也不着急用钱,要不你把发钱的事缓缓再说。”

孙东林回绝了大家的好意,告诉大家“该你们拿的钱,你们就要拿着”。他心里一直想着,哥哥就是为了给他们送钱,才急着赶夜路回乡的。他认定只有把钱发到大家手中,他才能告慰哥哥一家的在天之灵。“发钱的一整天,我心里一直挺乱,心里也沉甸甸的,可当钱发完时,我一下子感觉如释重负……”孙东林说。

领到工钱的工友回忆三个难以忘怀的时段:哥哥走了,跟着弟弟干

21日,孙水林昔日的工友聚集在黄陂区泡桐街,看望因失去5名亲人而过度悲伤的孙水林父母。跟随孙水林20年的官敦贵对记者说,老板出事前还打电话说马上回家发工钱,听闻噩耗后,他甚至想,“要是能用这笔工钱换回他们一家五口的性命,那该多好啊!”

还有工友表示:“明年,我们还要跟着弟弟一起干!”

惊闻噩耗

人都走了,这点工钱算什么

“这两天我就动身,回到家就给你们发工钱。”

黄陂区李集街官寨村的官敦贵怎么也想不到,这竟然是老板孙水林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那天是2月9日,电话那端,一片嘈杂,可这句话,官敦贵听得非常真切。

官敦贵在孙水林手下做事已有20年。去年12月底,他提前从天津工地返回黄陂处理点家事,剩余的4万元工钱一直没有结清。4万元,对于一个农民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眼瞅着快要过年了,置办年货,亲戚送礼,都要靠这笔钱来开支。

孙水林的这句话给了他一个定心丸。他知道,老板是个守信用的人,说话从来算数。

随后,官敦贵掐着指头计算,孙水林啥时候能够到家。到时,领到钱后,两人还要好好喝一杯,筹划明年在哪儿做活。

转眼到了第二天,官敦贵一直惦记着孙水林出发了没有,便试着拨通了他的电话,可“嘟、嘟、嘟”的一直无法接通,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他的心中升腾。

下午2时许,官敦贵的电话骤响,打来电话的却是孙水林的弟弟孙东林。“我哥在河南兰考出事了,人已经送到太平间!”孙东林嘶哑的声音一度让他以为是谁在开玩笑。几秒钟后,官敦贵情绪稍微稳定下来。

此时,孙东林嚎啕大哭起来。官敦贵这才知道,不仅是孙水林出事了,他们一家五口在这场车祸中同时离世。随后,官敦贵接二连三地收到工友的询问电话和短信。因为老官是孙水林最好的朋友,他的消息自然是最准确的。这里面,没有一个工友谈起工钱的事情。大家说得最多的一句是:“我们要去看看老孙。”

“一家五口人都遇难了,我们这点工钱在逝去的生命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老官说。

赶赴兰考

我们要去看看老孙

官敦贵清楚地记得,2月10日(腊月二十七)那天天空阴沉,不时洒下毛毛细雨。他召集了几名工友,挤在他那间狭小的卧室里。窗外,不断响起的鞭炮声,似乎在提醒他们春节的脚步近了,但谁也没有心情考虑过年的事情。“水林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应该去看看!”官敦贵打破了房间里有些凄凉的沉默。当晚6时,官敦贵和工友租了一辆面包车,舍弃了更近的武汉,赶往了孝感火车站。官敦贵说,武汉人多,车票不好买,说不定在孝感能买到票。晚上8时许,官敦贵一行赶到孝感火车站,幸运地买到了开往郑州的火车票。

那是一个不眠之夜。颠簸的火车上,官敦贵紧紧地裹着一件棉衣,透过车窗,呆呆地看着一个个陌生的城市从眼前滑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工友开始低声啜泣,他们不仅是为这善良的一家人哭泣,也是为他们失去一个好兄长而悲痛。悲伤在蔓延,官敦贵心里甚至涌起这样一个念头:“要是我们能用这笔工钱换回他们一家五口的性命,那该多好啊!”

第二天上午,当火车缓缓靠近兰考站,官敦贵的心也越来越紧,紧得发痛。他对记者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十余天,心中的那种痛一直都无法平复。

半小时后,他们轻轻地推开了兰考县人民医院太平间的门。那薄薄的一扇门内,5条鲜活的生命已经和人世隔断。孙水林静静地躺在担架上,沧桑的脸庞微微有些扭曲,似乎还能读出不甘。已经从天津赶到兰考的孙东林,用双手掩住脸庞,不停地抽泣……

他们很快找到了孙水林驾驶的那辆小车,而孙东林也“意外”地从瘪裂的后备箱中找到了捆扎好的26万元现金。孙东林捧起这笔现金,对他们说了一句话:“哥哥赶回来就是为了发工钱,我不能让他欠下一笔来生账!”

北方寒风呼啸,刮得人脸上生疼。当时,谁也没意识到,那一刻竟是信义兄弟良心工钱的转交仪式。

领到工钱

明年,跟着弟弟干

2月11日,再过两天就是除夕了。夜还未深,孙东林带着工友踏上了回家的路。兰考到黄陂平常只需4小时,竟然走了10小时。在车上,所有人都静默不语,静得只有汽车的喘息声。

天渐亮,家也更近了,孙东林扭头对官敦贵说了句:“官哥,帮我通知工友,让他们早上过来领工钱!”轻轻一句话,似乎有万钧重,顿时也在车上炸开了锅,“老孙的后事还没有处理好,我们怎么能拿这笔工钱呢?”孙东林很快就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哥都走了,我还能让他欠钱吗?”

大家慢慢明白,这是弟弟在用行动帮哥哥兑现一个未竟的人生承诺。沉默片刻后,大家纷纷掏出手机联系各自熟悉的工友。一切似乎像往年一样,所有的人都往孙水林的家中集合,领取辛苦一年的血汗钱。不同的是,今年的主角换成了弟弟孙东林。

孙建波家住黄陂区王家冲村。他接到电话后,骑着摩托车赶往孙水林家。站在他家门口,往日的喧闹场景不见了,只剩下凝重和悲伤。工友依次在一楼排队报完账后,上楼去领钱……

那厚厚一扎钱,似乎还能感觉到孙水林的气息,握在手心有些发沉。大家围在孙东林面前,不愿离去。孙建波带头说了一句:“孙哥,明年我们跟你干!”

母亲忆儿

“宁亏自己,不亏工人”

21日,孙水林70岁的母亲宋腊梅,给记者聊了聊自己的儿子。

宋婆婆说,2月10日早上7时许,孙水林一家还没有回。她多次打儿子的电话,电话响了却没人接。平时,她只要打他的电话,儿子总会马上掐断,给她迅速打过来。“这是担心我打电话多花钱啊!”宋婆婆抹着泪说,儿子宁愿亏待自己,也不愿亏待家人及手下的工人。

有一件事让宋婆婆念念不忘。10多年前,家里盖新房请来的一帮工人,将一大堆有用的木材和木板锯了个稀烂,只能当柴烧,她的老伴当时大发脾气,要扣下1万元工钱。

孙水林得知情况后说,工人挣的是辛苦钱,不容易,锯烂木料也并非他们的本意,于是便让妻子把1万元给了做房子的工人。孙水林的父亲知道后,躺在床上生闷气。孙水林又私下拿出1万元,交给父亲,说这钱他并没有给。

这笔钱在二老手上,一放就是10多年。宋婆婆说,她多次发现孙水林手头不方便,要把这1万元钱还给他,孙水林就是不接。

弟弟说哥

“长兄如父,教我做人”

“哥哥比我大10岁,我也是哥哥带出来的,是他教会我做人的道理。”孙东林说。“只有人欠我,不可我欠人”是孙水林的为人原则。孙东林介绍,几年前,有一个姓易的罗田工友农忙时回家帮妻子干农活时,被突发的山洪冲走了,孙水林除给他结清工钱外,还一次性给了2万元。每年春节回家时,孙水林都要去探望,给孤儿寡母送上2000元过年费,直到其妻改嫁才作罢。“我哥的队伍从最初只有十几人,到后来发展到200余人,跟他的为人密不可分。”孙东林说。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