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断肠人去自经年的散文

断肠人去自经年的散文

实用范文

  滚滚红尘里,有几多爱恋?纵心有不甘,总是斩不断的如梦尘缘,看不尽的恨海情天;那些暮秋凋残的花瓣,原来始于春天。往事如烟云消散,如何心中,总是,剪不断,理还乱;到头来,还是一声轻叹,落花流水人去也,天上人间。

  “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小晕红潮,斜溜鬟心只凤翘。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欲诉幽怀,转过回廊叩玉钗”。就是这一首柔婉凄清的《减字木兰花》,总于夜阑人静的寂寥时刻,无限深情的寄托了纳兰对于那些红尘往事中,,无可奈何的痛苦爱恋,无限的惆怅,还有对于往昔流年岁月的心情祭奠。

  曾经,那是一个如此深情聪慧,娉婷可人惹人怜惜的一个女子;一个“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心仪的美丽小表妹。只因了家道中落,门第悬殊的谬论世情,亦如“红楼”中的那个黛玉般,如浮萍落花一样,寄人篱下的漂泊流离命运。她终于与此生最为倾情的表兄残忍的别离了。无情的命运,总会是秋风苦于摧残中凄零的落花,孤独寂寞的旋落于或不洁净的尘埃;随后又是一袭冰冷的霜风苦雨,顷刻间将之带进寒凉澈骨的溪水之中,身不由己,漂浮无期,眼睁睁看着,寂寞东流去。

  遥思那日,他执着辗转,终于觅得一次绝佳时机,假充作僧侣混入于为皇帝做法事的浩浩荡荡的僧侣队伍中。目光急切,左右顾盼,苦苦的急于找寻她清丽如水的芳姿容颜,哪怕是一个匆匆忙忙急速闪过的一个曼妙背影也可以啊!他急匆匆的脚步,随着前行僧人鱼贯行进的长长队伍;焦急,仿佛这支队伍的目的地,终于,途经一个回廊拐角,他异常惊喜的看到了她久违的心仪妙影。也不用直视他翘美娇人的面容,仅凭借她轻柔销魂盈盈步履,她的她的一举手一投足,他便知,这就是她,那个于心中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心爱的表妹了。

  但终于,片刻的欣喜便如那宫墙上空的一片白云,一阵萧瑟的清风过后,便无情的散了,散了。“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宫墙高耸,朱门紧闭,此生,再也见不到那个伶俐可人,美丽聪慧的心爱的人儿了。而这时他心中他心中突然涌起的,刻魂蚀骨的浓浓爱恋和难舍,随着这高大巍峨血红色的宫门的慢慢关闭,一颗如水晶玻璃一般伤悼无比的心,瞬间打碎在,皇宫至相府的惶惶归途中。人似槁木,心如死灰。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心事凋零,一颗痴情的心,就这样随着风中漫天飘飞的柳絮,死掉了,埋葬了。自古而今,多情的人,也便是伤情的人,所谓情深不寿。更像极了那夜空中,异常璀璨绚丽的烟花,用瞬间耀目美丽的身姿,只片刻间,便化作了一地的残灰冷屑;随唯美如斯,却最是让人心痛。尘世间的种种,痴情,相思与爱,便是如此,你拼尽全力想苦苦挽留的挚爱,却终于如紧握于手中的沙,抓不住。缘来缘去似水,阴晴圆缺如月,多少人间事,古难全。

  在每一个清寂孤凄的漫漫长夜,轩窗外边幽沉的夜空中,高悬着一轮辉寒意冷的皎皎明月,寂静的深宅轩窗前,总会映着一个孤单失魂的清瘦影子,背手而立,仰头夜空;室内点点明灭不定的幽幽烛火;伴着数声无奈且深情若许的一生声轻叹,令人闻之,几欲伤心欲泣。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朦明。”故事,总会在叹息里结束,旧梦前尘,许多的遇见,也只是遇见。我们生命里出现的每一个人,需要珍惜的,只能是那个邂逅相逢的瞬间;而当你我目光交汇的刹那,这便是缘了。还能奢求什么呢、若进一步强而求之,那便真是朦胧虚空中,镜花水月了。

  那么,就让我们互相珍惜罢,虽不能一生相守,唯只愿,曾经拥有;每一段缘分都有或多或少的遗憾,婆娑世间总无完美,我与我们,一直是凡人,纳兰也是。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