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海恋随笔散文

海恋随笔散文

实用范文

  记不清我曾多少回,徜徉在岛南的海边,任由阳光晒浴、海风拂吻、海水冲濯、涛声洗礼……

  不过第一次,却记忆犹新!那时,怀着好奇钦羡、青春荡溢之心,来到陌生的海滨。啊,大海,你真如此广阔无边!难以言喻的浪,一朵朵,一簇簇,一排排,一堆堆,一层层,此伏彼起,前赴后继,你追我逐,鸣奏出雄浑豪壮的交响曲!我看着、听着、感受着,分明是下车伊始初次见面,却又如遇故知亲切熟识!忽然,一只小船,正轻捷地向前驶去。噢,驾船的是一个身材秀丽的渔家姑娘,长长的没有扎束的乌发,像波浪一样上下飘动。渐渐地,那叶扁舟像云朵一样无声地飘逝在远远的天边……

  第二次,那是深秋的傍晚。夕阳染红了海面,像无数彩珊珠贝铺洒在眼前,闪耀着五彩斑澜的光辉,与绚丽的晚霞构成了美仑美奂的云海天堂。海鸥留恋这夕阳壮景,还在尽情地嬉闹追逐;点点白帆,由远而近,像晚归的雁阵。噢,附近一只满载着晚霞的小船,正一起一伏地靠向岸边!那陌生而熟悉的倩影,正吃力地摇着橹桨。一次又一次,深秋的海浪,一浪高一浪,那小船总是还靠不了岸边!渔姑情急,举手向我招摇,无声也无息。她几次向岸边的我抛掷扎着木签的船缆,可因浪大船晃距远而够不着。我望着在船中晃荡得前俯后仰而又显得疲惫焦急的她,便不无担心地把脚伸进了莫测高深的大海,试探着向小船腾挪。没膝了,真不敢再往下走去。幸好,渔姑抛出的纤绳,被我接个正着,我趁势往回急拽!不想忙中出错,一个趔趄没站稳,跌进了水里,一股海水灌进了我这“旱鸭子”的嘴鼻,又苦又涩又咸,呛得连打喷嚏!我这笨拙的举止,逗得渔姑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来!但我没有放弃好不容易到手的纤绳!终于,小、船靠紧了岸边。这一过程,还真有些《纤夫的爱》歌词里描写的纤夫拉绳妹坐船头的韵味。

  姑娘长得颀长而结实,黝黑的皮肤泛着青春的美泽,端庄的脸庞上一双难以言喻的美丽大眼,与其说是温柔持重、秋水粼粼的慧眼,不如说是没有浪涛声息的恬静的大海!然而,一个妙龄弱女,竟独自出海捕鱼?姑娘看出我的疑惑,便边把鲜鱼叠进筐里,边轻叹着告诉我她的家事。她叫小燕,这里打渔为生的人都认识。她父亲前年秋天带上大哥、二哥和姐姐驾着辛苦了十多年才积攒买下的新机动渔船到远海捕鱼,结果因发动机出故障,未能及时逃避已被预报的十二级强台风,连船带人部没有回来,抛下了母亲、小燕及弟弟三人。而母亲因伤心过度,得了一种见海遇风就癫颤的怪病,再也出不了门。小燕因此小学五年级便辍学回家,撑起父亲遗留下的这只旧木船,挑起了一家三口人的生活负担。又因船小人少力小,根本谈不上用网捕鱼,只能到近海熟人渔船上收购些鱼虾螺蟹,转手讨点差价,或自个到近海渔场垂钓碰碰运气。小燕说完了她感人肺腑的身世,晶莹的泪花已噙满了双眼,然而却没有流出来!多倔犟的渔家少女呵!这或许就是大海陶冶的缘故吧?然而大海养育了世世代代的渔家人,却也常常让渔家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我赶夜市。”小燕捋捋遮脸的长发,躬身挑起了鱼担,向岸上挪去。满满的两筐鱼,压得扁担弯弯,脚步沉沉,沙滩上留下了深深刻入我心海的两行沉重的脚印……

  还有第三次,那是次年的端午节。距岸不远处的浅海上一溜摆着十多只坐满引桨待发的赛船手的长弓形各色龙舟,海边挤满了看龙舟赛的蠕动人群,许多少男少女正在海滩上嬉戏闹逐,给节日的海湾平添了热烈的气氛。然而一直牵萦我心思的那叶扁舟和倩影,却让我寻遍了整个海湾的任何可能泊船和摆摊的角落,也音容杳无!我的潜意识里掠过了一丝不祥之感,莫非她…一?我急切地询问渔家打扮的观众,但几乎所问的渔家人,都摇着头,似乎不愿告诉我令人嗟叹不已的住事,他们兴高采烈的神情也变得悲郁凝重起来。我不禁有点晕眩,便顺势坐在沙滩上稍事养神。迷迷糊糊中,忽然看见小燕披着秀发,穿着一身薄如蚕翼般的白礼服,斜倚在大海的臂弯里一一她做了大海的新娘,成了浪涛浪花的母亲。我想不明白,奋然对着大海高喊:“那是为了什么——?!”只见小燕款款站起于海面上,用纤指指指浪花浪涛,然后用似发自天籁之声音说:“为了管束大海这些无拘无束的孩子,莫再为患生灵!”说罢洁白的身影化作了一片云彩,飘隐在大海之上。我一急醒来,明知是梦幻,但我相信自己的灵感。

  从此,我们这一方海域和水土,一直风平浪静,渔旺人安。这更令人想起有南海观音般神力的渔家小燕。每当工余闲暇,我会情不自禁地来到海边,伫立在那叶扁舟曾常停泊的沙岸,凝视着无垠的大海,重复那重复不了的眷恋和遐想……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