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味道的情感散文随笔

味道的情感散文随笔

实用范文

  我们是在同一所医院里认识的。说起来真的好巧,我和他不仅同岁,而且同病,还是同市中人。我不知道他,他也不认识我,但我们却住在了同一个病房里,输注同种颜色的液体,呼吸着同样的空气。

  我还清楚地记得,是他和我主动搭讪的,至于说的具体内容是什么,现在早已忘却,但唯一忘不了的是他的那种热情。我总以为,这种难得的热情只有慈蔼的阿姨才具备,不曾想,见到他之后,我将彻底颠覆自己先前的观念。

  他的笑容,非常甜和;在这种笑容里,有着青春少有的阳光和帅气。在这之前,我压根就没有见到过像他一样随时都是满脸堆笑的男孩。

  因为投缘,因为第一次见面就是一见如故的感觉,所以我俩便有了一次别开生面的聊天。那一次,我们聊得很尽兴,聊得忘记了吃饭,聊到了忘记时间还在转动。因为这些,我便毫无疑问地信了那句被无数人说烂了的老话: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翌日,他很早就来到了医院,输完液之后,说什么也要我跟他上他家一趟。问其何事,他说去玩玩,别无他事。事实上,昨天晚上,他就热情邀约过我的,但被我一口婉拒了。在我看来,我们虽然有着共同的话题,但毕竟还是初识,去他家,终归有些不大好。因为我的拒绝,又考虑到天色已晚,而且他骑的是摩托车,出于安全着想,他便不再央求,但最终撂下一句:好吧,明天无论如何你得跟我去一趟,不得推脱。

  今天这热情再次摆在了我的面前,我算是再也找不到任何回拒他的话了,于是也就依了他。

  我坐在他的后边,摩托车在公路上跑得很快,除了耳边的风呼呼作响,我什么也听不到。他问我冷不冷,我没有听清楚,于是便凑近他的耳畔,问他刚才说什么,这家伙却大声喊道,我问你冷不冷。我的回答是不冷。我觉得,坐在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男孩身后,身体里的冷,早已被他的那种热情关怀所溶解得一干二净。

  我们没有径直回家,而是去了菜市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割了一刀肉,买了几个绿色蔬菜。我问他家里有客吗?他回答我没有。我说既然没有客,你干嘛买这么多菜。接下来,他咛不作声,只是忙着和卖菜的结账。

  回到家,他让我和他弟弟下会象棋,他去厨房烧火做饭。见此情形,我忍不住问他弟弟:你妈妈在家,你哥哥怎么还要下厨房?他弟弟回答说:哦,忘记告诉你了,我哥哥就这样,无论妈妈在家与否,他都要下厨房忙活,好像一天不去一趟厨房,心里就难受得不行。听了这番话,我对他的哥哥肃然起敬。说实在的,在当今社会,九零后男孩每天下厨的,还真是鲜见。由此,我也抱定了一个态度——他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那顿饭我吃得很饱,大概是他烧的菜太香的缘故吧?总之,我也说不大清楚,而且,头一次到他家,我居然没把自己当外人,一切是那么的无拘无束。他的妈妈和他一样热情,席间,总是招呼我夹菜,不要客气,家里也没什么好菜,真是怠慢了。诸如此类的话,说了一大堆。

  饭后,他也没有闲着,而是忙着洗碗。洗完碗之后,他迫不及待地从房间里搬出了一些泛黄的书籍要我看。我随手拿了一本,心无旁骛地看着,见我看得津津有味,他也抄起一本,默默地读着。我们经历存在着很多相同的地方,没想到就连这一爱好,居然也相同。他说,阅读几乎成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听他这么一说,不由抬起头,朝他莞尔一笑,然后继续投入到书本当中去了。

  那本泛黄的书籍,字里行间让我获得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友情在里面流淌。他说,那些书本都是他省吃俭用花钱买来的,那时他还在上学,后来因为家庭拮据早早的辍了学,剩下了这些书籍,但每每得空,就会打开来看,那是一种很美好的享受。我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开始感叹命运的多舛。

  那晚,我们躺在同一个房间里,说着一些细碎的事情,说到尽兴处,竟笑得合不拢嘴。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大概他也和我一样,有一点,那晚我们绝对是开心地睡去的,而且有着异床同梦。

  每当输完液的时候,他要么带着我去他家,要么带着我去那些很好玩的地方玩个够,譬如去水库洗澡,譬如到小河边走走,有时候也会去他的朋友家小坐一会儿。于我而言,最温馨的时候莫过于我俩在面馆里对视而坐,吃着氤氲热气的刀削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那些让我们都会笑喷的话题了。那段日子,虽是在病中,但我痛并快乐着。

  后来,他先我几天出院了,出院后他不忙的时候依然会来看我,对我说出院后去他家再呆几天,我连连点头应他。事实是,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我离开医院太过匆匆,连句道别的话都没有,更别说去他家呆上几天了。

  就这样各奔东西了。现实这种东西把我俩无情地阻隔在了两边,后来他去了很远的地方打工了,我则是赋闲在家。现实阻隔了我们见面的机会,但阻不断的是那份美好而又根深蒂固的友情。回首过往,那些感动我心的事依然历历在目。

  是他,一天下来,无论再苦再累,他都会和我在QQ上聊聊近况,也是他,不忘叮嘱我保重身体,天冷要加衣服,同样是他,在知道我痼疾每况愈下的时候,慰藉我让我要有坚强的心,和疾病共生存,并最终战胜疾病。我看着那些小小的字,泪珠簌簌落在了屏幕上,点点斑斑模糊了对话框里所有的文字。

  因为知识的匮乏,他背井离乡到很远的城市干起了体力活,一个月下来也挣不了几个钱,即便如此,挣到的钱他从不乱花,而是贴补家用,最后仅剩下不多的一点钱,他会用来买书籍,然后寄给我。

  他每天都会读我空间日志,每每读完,便小窗我,说我写得不错,后边是一个竖起的大拇指表情。然后不忘对我说一定要好好写,坚持下去一定会有所建树的。看着那些蘸着浓浓友情写下的文字,我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除此之外,当他得知我药吃完了,在乡里面又买不到的情况下,于是他便花了半个月的工资买下我足可以服用一个月的药邮寄给我。那段日子,我明显康复了很多,倒不是他给我买的药奏效了,而是他对我的这种不是亲情却胜过亲情的友情,以及对我苦口婆心的鼓励让我在短短的时间内好转了起来。

  后来,他换了个活儿,虽然不太累,但是工作时间会很晚,这样一来,他基本上也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和我聊天了,我给他打电话,但因为他那边机器的噪音太大,他根本就听不到手机的响声,每当他下班给我回电时,我早已睡了。因此,我们的联系就此中断了一段日子。

  此后,他的QQ一直处于不在线状态,手机也联系不上,有时候只能是彼此发个短信互报平安。得知他过的很好,就是上班时间太久,我也就不忍心再叨扰他,因为他实在太累了,他的每天都在承受着同龄人所不能承受之重。

  时间在烟火中缓缓流淌,我想他的心,一天胜过一天。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后来的某个晚上,我看到他那灰暗了好长时间的QQ头像变成了红色,我当时欣喜若狂,立马和他打招呼,但对面发来的一行字,却如同晴天霹雳:你是我哥哥的朋友吗?我哥哥已经死了。

  我看后,心咯噔了一下,像是被一块石头击中,随即全身开始瘫软。我不相信这会是真的,以为是有人用他的号和我开玩笑,但谁会开这种玩笑呢?而且对方还声明是他的弟弟。在和他弟弟通完电话后,情况得到了证实,——他是死于车祸的。

  那是中秋节的前一天,他思乡心切,准备回家探望一下暌隔已久的父母,于是,他的朋友骑着摩托车带他去火车站买票。然而,就是他去火车站的一路上,被一辆呼啸而过的拖拉机撞倒,他的朋友和摩托车都飞出了一边,而他却被碾压在了车轮之下……

  那年,他22岁,或许是天妒善人,让这个弱冠年华的朋友从此永远和我阴阳两隔。

  出殡那天,天空阴沉沉的,在不停地下着雨,那是老天苦涩的眼泪。我准备看他最后一眼,可是,当我赶到他家的时候,他的妈妈泪雨滂沱地对我说,孩子你来晚了,他已经离开了半个多小时了,我终于没能够看到他安详“熟睡”的样子。我拄着对拐一动不动立于那里,我的泪水,混杂着雨水,哗哗地泻了一地;我的心,在那一刻,撕裂成无数的碎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