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说绿的抒情散文

说绿的抒情散文

实用范文

  最喜欢的便是绿色,嫩绿、浅绿、淡绿、碧绿、翠绿、青绿、墨绿、深绿……那颜色淡一点,或者又稍稍添上一点,再慢慢地添,绿也是淡妆浓抹总相宜的,各种绿色就莹润了人的心。

  心心念念着绿的颜色,大概还是因为春天的缘故。春天里,门外的两棵垂柳碧玉妆成,是动人的袅娜姿态,莹碧的小小的叶子颤颤巍巍地抖着,好似那怕见陌生人的倚门回首的小姑娘,脸上还带着一抹醉人的羞色。路口的一小丛竹林,是远远就能望见的,那是经过了岁寒洗礼的墨绿和苍绿色,自有一股上了年纪的老者的肃穆之气。只有走进了,才能发现,在粗直的老竹前,是跃跃欲试着不断冒尖儿的新竹,亮眼的嫩绿和新绿,充满了生的喜悦。时光,重叠在这一小丛竹林里。沿着小路向前走,是村里各家各户的菜地,前两日播下的菜种子都破土抽芽,更有甚者,已长出了绿色的喜人的叶子,白菜、丝瓜、豆角,韭菜……各种生机勃勃的绿,缭乱了人的眼。河边大片的芦苇丛,风一吹哗哗作响,满世界都是绿的笑声。河水明明是清澈的,却又带着在时光久远里沉淀的柔和的绿。碧波荡漾,望着这一江绿水,我仿佛正读着千年前的历史。

  在勃勃生机充满希望的季节里,这绿就是风华正茂的年华和蓬勃的青春了,如何能让人不欢喜?

  风华正茂的是书里那翩翩的少年郎,着一浅绿色的衣裳,一众座中少年,唯惨绿少年鹤立鸡群,俊美丰仪,而被指出“必是有名卿相”。明珠的光芒迸射,杜黄裳果然官拜宰相,位高权重。看杜黄裳,最让我着迷的不是他官场沉浮的半生,而是少年时的那一抹绿裳,是莹亮的意气风发里充满生气的绿,是青春里永不散场的繁华。

  但这春天的新绿,借着氤湿的空气还催生了人的伤情。春寒正料峭,窗外是湿润的安静的斜风和细雨,捧一本墨香的古籍,读着“春草碧色,春水绿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这样的句子,果真是一股黯然的销魂味道。满目的绿色中,渐行渐远挥手作别的人,是在原野上目送着王孙离去的白乐天?是在青青柳色中与君再饮一杯苦酒的王摩诘?是见春风绿了江南岸而不得归的王荆公?还是那随春草而长的满腔离恨的李后主?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而在我看来,这销魂之绪,大抵都是绿的功劳吧。

  谁说不是呢,就连文人感慨失意,也是泪洒青衫。最有名的要数白居易的《琵琶行》了,“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借琵琶女哭一回自己沦落天涯的困厄之境。千年后的郁达夫,在碧波荡漾的春江边感怀着己身的失意,同样因腐儒自古苦酸寒的境遇而“湿尽青衫泪不干”。

  绿是让人失意的颜色,那爱情里的失意不也是满心伤怀的绿色么?风流的才子杜牧,因为看到了满树的枝繁叶茂,想起那个与之擦肩而过的美好女子而黯然心伤。

  叹花

  自是寻春去较迟,不须惆怅怨芳时。

  狂风落尽深红色,绿叶成阴子满枝。

  杜牧游湖州,识一民间女子,年十余岁。杜牧与其母相约过十年来娶,后十四年,杜牧始为湖州刺史,女子已嫁人三年,生二子。

  很多人都在辩这个故事的真假,我却一厢情愿地相信了这个故事。故事是才子与佳人的故事,开始很美好,结局却是浮生的憾恨。绿叶成阴,这绿明明是茂盛的繁华的绿,却因诗人自己的无法参与,而在心里留下一个永远的空缺。惆怅心伤,却再回不到人面桃花的初见之时。但让我慰怀的是,至少还有相遇,至少,还存记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