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岁月流风抒情散文

岁月流风抒情散文

实用范文

  你心里有一根疼的神经,却不在我。

  我心里有一根疼的神经,源却在你。

  突然的,疲惫袭击了薄弱的身躯,仰头望一眼灰蒙蒙的天际,风沙飞舞中,却迷幻的像是过了几个世纪。

  一切,以为有心就可以好的,一切,以为努力了总会获得。心,终究的差了一些道行和修养,以至于与人相背悖。

  看不透那伤若晨风的目光下,任性的话语打乱了心间的盘驳,幸福,在指尖流淌了一圈,却摇摇欲坠。

  我想用一切珍惜,却看到了你悲伤的泉源。

  悲伤可以流淌,忧伤却不相忘。

  心与心的距离相隔了多远?

  突然的想起了八个字,生如夏花,逝如冬雪。物是人非确实有些凄凉,岁月的磨痕,在山间水涡中显现。

  站在山顶,俯望着这个让我疼痛万分却又无法割舍的尘世,风呼啸着从耳边吹过,掠动发梢和衣襟,一连串的都传来声响,心头的浮燥开始摇晃,这大好山河,纳入眼底,却藏不了丝毫在心头。

  一眼望不透苍穹,黑压压的天空似乎笼罩着心头的寸地,相思从几时开始泛滥?冷静却缺少一颗冷冽的心灵,在悲伤的海域里沉浮,来去便都不再自如。

  时空有些空冥,时间划下的伤太过明显,当稚气变的沧桑,心头又堆砌了多少的苦乐?茫茫人海,知己能在何方,或者只是一丝心灵的依靠,不让自己太过孤单。

  影子有些萧瑟,青幽的不只是灯光,灵魂在躯壳里游荡,鬼神只是一种虚枉,死亡却时刻伴随身旁。

  未来,只属于前方的自己,疼痛伴随着现在的成长,当可以忽略了那些真正疼痛的时候,或许,才是真正的成长,只是,这,是不是又是一种虚枉?

  燕子飞越南方,它倦了,累了,总会停下,停到一个它适当出现的地方,只是在燕子的心里,眷恋着的,依旧不在这身下的尺方。

  生活,是两个人的,闭关心锁,或者,并不全在于性格。

  相惜,相惜?终究的踏不进两字的中间,距离的长远,不在咫尺,也勿论天涯。

  我的心,突然的随着那孤寂的身影变的纠结。

  清晰的听到心底发出的颤抖,那夹杂了灵魂的颤抖。突然的,有些茫然,像处身于茫茫天涯下的孤雁,何去何从?悲伤,可以逆流,快乐和幸福却不能加乘。

  简单的幸福,有时候,往往陷于空洞。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根可以疼的神经,那根系着悲伤的神经,却总是与自己无关。

  我不是一个善于言谈的人,却在心底的某个角落,刻下了属于自己的寥落。

  岁月的流光好似将时空剥离成了碎片,一转身,青葱般的年华便已落幕,尚来不及沉思,便悄悄隐去,再不留一丝痕迹。

  道路渐行渐远,曲折如同深邃的眸子,再带不起丝毫涟漪。

  寂寞的孩子唱寂寞的歌,摊开新谱的线曲,流风处处,压不住执拗的孩子,依旧倔强的将头抬起。

  数不清的音节,连出天际琴鸣,抑扬顿挫,高山流水,寻寻觅觅,柔肠百回,青山绿水之间,幽静如斯,清冷如斯,似若皓空之月,高洁,素白,又如此孤伶。

  弯起无数的折子,颠簸流离间,仿若望见梦的彼岸,花开处处,拘谨只换来虚伪的谎言,扯一披伪装豁达的丝布,织就温文尔雅,回首处,一抹萧瑟背影渐渐离去,渐行渐远,消逝于地平线。

  解不开的结杂乱相连,明灯在远方飘忽,时隐时现,心中的结却化成相思的线,曲折不断,挥剑难斩。

  刹那与永恒对决,支离破碎的却是人的灵魂,时空在前方埋下一个点,当激起因变,便幻化成了面。

  岁月流风,低头,唇角上扬,笑如初……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