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六月十五的九都散文

六月十五的九都散文

实用范文

  当我从小城驱车蜿蜒盘山而上到达南田时,暮色早已临近,天空特别蔚蓝,一轮皓月冲出山尖,四周点缀着朵朵白云,满天一片星光闪烁。与此同时,这土地上正张灯结彩,万人欢腾,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氛围,这里迎来了中国第三届刘基文化暨生态旅游节。也许是南田人,也许是刘国师后裔,也许是刘基文化的粉丝,我对六月十五有着特别的情感和期待。

  尽管工作繁忙未能早早到达,而我心早已跨越时空,奔向古老的九都。九都也就是指现在的南田。“九都九条岭,条条透天顶”,这个被九条岭耸上云霄的天下第六福地,沃田千畴,人杰地灵,大有九龙抢珠之势。700年前的今天,刘伯温就出生于此,文韬武略,运筹帷幄,辅佐朱元璋横扫中原,一统大明江山,学为帝师,才称王佐,功成名就之后,他归隐故里九都,朝入青山暮泛湖,直至受人诬陷,六十五岁逝于此,可谓叶落归根之地也。

  一进入这个山区小镇,浓厚的刘基文化迅速将你紧紧包围。宽阔平坦的诚意路上,彩旗飘扬,车来车住,来自五湖四海的刘氏后裔,载着对故乡和祖宗的无限眷恋,从四面八方向这里聚集,庆贺他们共同祖先的诞辰;熙熙攘攘的南田街,游人如织,商铺林立,纯朴善良乡民和他们的高山特色农产品:雪梨、绿色大米、农家鸡蛋、本地猪脚;古老典雅的伯温路上,灯笼成行,各种颂扬雄才谋略的条幅横亘两边,“弘扬刘基文化,推进生态旅游”。

  人多车挤,靠边停车。遇到几位同样专程赶来看热闹的好友,缓缓步行撵过牌坊,上刻“联簪”二字在路灯照射中尤为显眼夺目,很多老人在此驻足品味,找寻字间行里的余味遗香。复前行,锣鼓喧天,乐声激昂,加快脚步循声而去。近了,近了,那熟悉的大祠堂就在眼前了,这里人声鼎沸,人山人海,成了人的海洋。而往常,这是一片肃静庄严之地,刘基庙静静地傍依在华盖山脚下,我求学六年的母校与之相邻,当年这也就成了我们携书阅读和陶冶情操的圣洁之地。今晚,是不可能再拥有这种寂静了。

  进入大门的小桥上,已经搭起了大舞台,市、县各级领导讲话过后,作为这次活动重头戏的晚会就拉开了帷幕。在近年刚兴建的大广场上,分上中下三个平台全站满了人们,就连刻有“通天地人”的华盖山坡也挤满了人。挤入,挤入,唉,已经来迟了,找不到好位置了,只能观看主办方准备的投影了。演员纷纷上阵:优美典雅的舞蹈,高亢嘹亮的歌唱,奇功异技的表演。这些演员都来自刘基故里或刘氏后裔,展现着刘基文化深厚的底蕴,不时博得观众阵阵的掌声。听说这次由于观众过多,为安全起见,取消了传统项目——舞龙,还有各式各样的花灯和那些“姜太公钓鱼”、“三打白骨精”等故事传说,多了一丝遗憾。

  只身转入大祠堂参观。经过刻有“王佐”、“帝师”两木坊,令人肃然起敬,正门一块竖匾刻“钦建诚意伯庙”,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大祠堂。刘氏后裔为了对祖先的尊重,都避讳直称刘基,而是尊称刘国师或太公,刘基庙也称大祠堂或太公祠堂,随着近年来的旅游宣传,慢慢也就习惯接受了。正殿还有仪式,两排着穿古装的司议毕恭毕敬,举止庄重,让你仿佛回到从前。殿内横梁及柱子上,各类牌匾歌颂着先贤的智慧:“先知先觉”、“千秋景仰”、“万古云霄”、“古之名世”。这些都是蔡元培、苏步青、苏渊雷等社会名流和书法大师的手迹。

  这里还要说说楹门的“五百年名世、三不朽伟人”,这是晚清松阳、鄞县知县、九都才子刘祝群撰书的,是我最崇敬的一幅联,我认为它对刘国师的评价最经典:五百年来非常有成就、有作为、有影响的人士,是一个“立功”、“立言”、“立德”三不朽的伟人。立功是指辅佐朱元璋成就帝业,在史界素有“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之说;立言就是指被有识之士列为明清散文八大家之首,著有《诚意伯文集》,包括《郁离子》、《写情集》、《覆瓿集》、《春秋明经》、《犁眉公集》等,自负一代文宗;立德就是指运用格言、寓言等形式,以辩证方法,以身说法,以理服人,为人们指明如何做人、做事的哲理。殿中刘基塑像,端庄威严,两边是儿子刘景和刘琏,本人就是刘景后裔。

  出庙后再看一会,晚会演出在意犹未尽中结束了。

  回到由热转凉的小镇老家,圆月依旧高悬,夜已深人儿静,可我余音犹存,亢奋还在,清醒十分,脑海里那伟岸的形象,一言一行,栩栩如生,告诉我们要大心容物,虚心受善,平心论事,潜心观势,定心应变。自己似乎比往常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和感悟,于是记下今日感受和体会,与各位共勉之。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