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炉火散文随笔

炉火散文随笔

实用范文

  当秋天的最后一阵风吹过屋顶,街道上的行人少了,孩童的嬉闹不见了,就连坐在家门前拾掇农活的婆婆婶婶也消失了。家家户户大门紧闭,长长的烟囱从窗子里探出脑袋,留下缕缕青烟飘渺在街道的上空。

  没有空调,没有暖气,火炉是农家冬天最温暖的陪伴。有了炉火,农家的日子才有温暖。

  清晨,天将亮未亮,女主人穿衣,起床,一片窸窸窣窣里炉子便燃起来了。待炉火烧旺,饭菜飘香,家人便陆陆续续地起床了,一天的日子从温暖的火苗里开始了。

  早饭过后,穿着厚厚的棉衣摇摇晃晃地去上学,男人穿戴整齐后也早早出门了。

  屋子里重归安寂。一切收拾妥当后女主人便坐在火炉边忙碌了,或是捧着花花绿绿的毛线,或是端着簸箕捡花生。

  火苗烧得炉壁噼里啪啦响,炉上的水壶唱着欢快的歌,女主人低头忙碌着,一抬头,时钟不知不觉转到中午,孩子该放学了。

  “烧饭啦!炖个鸡,里面加点土豆块吧,那口子在外干活怪累,那兔崽子挺活塞,多补补!”女主人喃喃自语。

  几把米下锅,鸡块、土豆烧熟,孩子便闯到屋子里。

  “哎呦,冻的我鼻子都开花了!妈,饭好了没?”孩子蹲在火炉边喊着。

  “等你爸回来!”

  女主人边喊边把炖好的鸡块盛到锅里,端走,放到炉子上煨着。

  不一会儿,男人推门进来,边脱外套边说着:

  “这个冬天咋真冷,幸好提前把柴弄好了!不然这个冬天真不好过!”说话间,女主人早已盛好饭,一家人便围着火炉坐下了。

  不多时,孩子又走了,男人也出门了,女主人继续着上午的工作。

  晚间,炉子把一家人聚在一起,炉火烧得噼里啪啦,电视机里飘出精彩的节目,烧水的炉子被拿下,盖着炉火的铁皮盖上烤着花生豆、玉米粒、小红薯或者小橘子,男主人和女主人说笑着,孩子对着作业本的眼不时地瞄两下炉盖上烤着的食物……

  农家的冬季里,有了炉子,日子便多了一道镜子。透过火炉,农家点点滴滴的日子也能显现。

  有炉子,柴总是少不了的,勤快的人家里早已把柴禾劈好,山上捡的树枝,剥下的玉米棒,种木耳的废树干……

  可以用来烧火的东西整整齐齐地码在院落里,只待天一冷便派上用场;有些人家不同,不会想到提前备柴,只待天冷时着急忙慌地找一些细小的枝桠,只是,这般的仓促和细弱是禁不住炉子的燃烧,不一会儿,炉子便清冷了,主人又得四处寻柴,本属于冬天的温暖这时却变成了忙慌;年轻力壮者总能找到可以用的柴,家里也不缺柴,只是,孤寡老人者便没那么幸运了:没有柴,烧饭都成问题哪还有柴禾烤火?寒冷的冬天里可以依赖的也只有被子。所以,有些孝顺的儿女不管走多远总是会提早回来为父母准备好过冬的柴。

  我见过那些在冬日里瑟缩在阴暗、潮湿的屋子里的老人,没有火,空气里的冰冷可以渗透到你的每一个毛孔,我不知道,那样寒冷的日子里他们是走过,而那些在远方的儿女,是否会在梦里梦见父母那双浑浊、充满绝望的眼。

  有了火,农家的日子里也多了很多趣味。炉子不分贵贱,屋子不分豪简,有些人的家里上门求暖者总是不断,左邻右舍几个人围着炉子,手里忙着小生计,嘴里闲叙着家常,火炉边,几个孩童埋头玩耍,或是嬉闹,或是围在一起说悄悄话……该散了,几个人还相约着饭后的相聚;偶尔,好客的主人也会将你留下,炒几个小菜,伴着自家腌制的萝卜、韭菜和珍藏的小酒,邻里亲朋的情谊便在这温暖的火苗里熠熠闪耀。

  记得儿时奶奶便常常带着我去邻家的一位婆婆那,出去时常常是晚饭后,茅草顶,黄泥壁,闪烁着微弱火苗的大树桩,几位孤寡老人便围着坐下,待月上树梢,几声狗吠传到耳朵时,奶奶便把我叫醒,伴着清冷的月色一步步往家走。

  其实想想,那样的火烤着并不舒服,白烟四散,总是熏得人想掉眼泪,烧过的火灰漂浮在屋子里,落在父亲给我新买的衣服和红色的皮鞋上,然而,这样的场景却总是让人怀念。想了许久,或是怀念他们爽朗的笑和那些让人心驰神往的古老故事。

  这,便是农家和炉火有关的故事。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