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千手观音散文

千手观音散文

实用范文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户外运动,没有可考的准确时间,从小就在山里拉柴火、高坡上滑爬犁、月光下踢盒子、藏谜猫,一直到长大后忘记童年。知天命年突然明白四季轮回,人生无常,心慢慢静下来,便想起了儿时的故事,耳边满是跳皮筋的歌谣,和雪地里敞着怀流着鼻涕的野小子。

  最初是两个成人走在雪过小腿的树林里,白茫茫的一片,阳光把一颗一颗树的影子画在雪地上,涂上点淡蓝的色彩,脚下满是笔直的线条,很像小女孩缠绕在脚尖的猴皮筋,蹦跳着过去,欢喜一下子回到了过去。

  两个人也该有个名字,大哥说这叫名正言顺,那就叫“859旅户外俱乐部”好了,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呐!

  曾几何时人们开始注意健康的也无从考证,公园里、操场上,除了学生就是老者,中青年人都忙吧,上有老下有小的,无暇顾及,吃饭似乎比健康还要重要。

  马斯洛说人有五个需要层次,衣食住行是最基本的生物本能,其次才轮到安全需要和被人认可的虚荣,所谓安全包括身体健康和完整吧。

  吃饱了,开始养生,以求颐养天年长生不老,国人自秦始皇始就研究长生不老药,老子的道家仙丹不知羡慕了多少痴人。

  今天的天气不错,碧蓝深邃的天空,气温在零下十几度的样子,有风,帽子、手套捂了个严实。

  徒步大概是最廉价的锻炼形式了,约好了的八个人,是个吉利的数字,花花绿绿的户外服装,嘻嘻哈哈的笑,冷,早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心里热着呢!

  去东安方向的公路上,过往的车很少,可以横着膀子在路中央撒欢,旁若无人的样子。对面,一位穿了翠绿色羽绒服的女子轻瞄了一眼我们这些奇怪装束的队伍,好奇、疑惑。“嗨,徒步的,入伙吧,和我们一起走!”我招呼她。

  “啊,你们去哪里呀?”有些动心的样子。

  “对面的山里,爬山去,来吧,一起去!”同行的女士们开始诱惑、勾瘾。

  没有任何防备,一群陌生人和一个陌生的人,只是一句“好呀!”便从公路那边走到了公路这边。

  “你这好像走回头路哟!”

  “不,我就是从那边来的,在水利队粮食仓储上班。”

  叽叽喳喳地交流,炫耀,不用夸张,好奇,忐忑着羡慕。

  山路上,后面追上一辆车,忙完手头的事物追上来两位。

  山风呼啸着撞击通红的脸颊,背过身子暖和一下,继续前行。风是可以看见的,摇晃的树梢,卷起的雪,刺痛的脸,麻木的手,都是它的影子,它得意地吹着口哨,一脸不屑的样子肆虐,那几个人到是满不在乎,依旧得意洋洋,不停地询问:千手观音什么样子?

  进了林子,风在头顶的树梢上唱歌、舞蹈,咿咿呀呀地扭动,用力地摇摆枝头,两个世界的感觉,任凭它如何折腾就是下不来地面,空气隔绝了。

  沙沙的雪在脚下沙沙地响,没有痕迹的平摊,宁宁说,我喜欢这个感觉,自由自在的样子,想怎样走就怎样走,自己说了算,走过去身后就是路呢。

  不几步的样子,似乎距离路边很近,七年前来过的地方还是老样子,稀疏的荆棘丛里,一株奇特的柞树,白皑皑里,一树的枝丫黑魆魆地努力向天空延伸,大概有二十几个树杈吧,如同一个巨人的手掌,或者叫如来:善哉,阿弥陀佛,我来了。

  我指给同伴们看:“瞧啊,那就是千手观音。”沿着我的手指方向,以上欢呼:“哇,好神奇哦!”飞奔过去,雪地上是溅起了雪雾的童年之梦,那笑声就在这山坡的树林里荡漾开了,头顶的风停止了摇摆,睁大了惊奇的眼。

  跑在前面的急着往树上爬,后边的赶过去攀上另一个树杈,吵吵嚷嚷地闹着,不大会儿每个树杈上都攀附着一张笑脸,张扬起自信的手,挥舞着叫喊:“快给我们照相!”

  柞树的样子很像中原的板栗树,也叫栎树或橡树,春夏碧绿一蓬,秋天满树金黄火红,冬天则光秃秃地黑色枝条,和洁白的雪野对比分明。北大荒的山里柞树多,树干由于坚硬抗烧过去常被砍伐烧火,子实是松鼠和野猪的佳肴美味,只是很少见到它们的幼苗,几十年一个样子,稀稀疏疏的林子,黑魆魆的那些棵树,不会多也不会少,也不见长大。

  平凡得不能平凡的树,和平凡得不能在平凡的人类,就这样各自在各自的领域生长,日月轮回,花开花落,你不来骚扰,我决不去捣乱,你来伤害我,我也会呐喊,只是你听不懂也听不见,人类总以为自然界的一草一木,一滴水一座山与厄尔尼诺无关。

  继续前行,又出现几棵相同形状的柞树,大家不走了,围绕着每一棵树留影,欣赏,有几位干脆躺在地上仰望。不知谁喊了一声:“咱们和它合个影吧。”伸出我们的手,与它一起向天发誓:“爱护环境,保护自然。”

  千手观音的慈祥是冬天里的温柔,雪是软的,风是柔的,树,默默地看着,是祝福,是吉祥,有仙气呢,从头顶到脚后跟的透亮。

  低矮的荆棘紫红了尖刺,斜插在雪地里,四周是几棵千手观音的手掌,轻轻地举起,像是招手,更像老祖母的爱抚,慢点走,带好帽子,不要着凉。

  观音的神话是南海的故事,千手观音大概是雪国人的吉祥吧,轻轻地招手,任凭风从指尖调皮地划过,我知道你的祝福,我们一定会善待这个世界,我们与你们同在。

  归程,再次路过山间那条小路,路旁树枝上的“鸟餐”旁静悄悄的,不见飞鸟的影子,装满粮食的瓶子下面,是踩平了的脚印和洒得到处都是的谷物颗粒,我知道,鸟儿们一定是来过的,并且欢快地嬉戏、打闹,只不过要等到无人打扰的时候。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