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为邻的小朋友散文

为邻的小朋友散文

实用范文

  一

  霜降的前一天,一大早天气就拉长了脸,空中布满了铅色的阴云,屋外黑咕隆咚的一片昏暗。午饭后,正窝在沙发上看书,热心的一楼邻居大姐跑来提醒我说,明天就是霜降了,赶快把花移回来吧。我说没事儿吧,大姐说,可不能大意,节令很准的,她曾经就吃过这个亏,花儿一冻可就不长了。

  即刻下楼,嗬,天气可真够冷的,风很犀利,空中飘着蒙蒙的细雨。从花坛里移出花盆,把花盆外围的泥点儿细细擦拭干净,花叶上已缀了一层密密的雨滴,此时不宜剧烈挪动花盆。恰逢家里的俩壮劳力都不在,两个邻居大哥过来帮忙,小心翼翼地把花抬到了楼道的门里边。

  第二天一早,我和老公把花儿抬回屋里。这盆招财树,经过一个夏季的生长,充分吸收天地间阳光雨露的精华,如今发出了无数的新枝,层层叠叠的枝叶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长势。午饭后,擦拭花叶,无意间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小朋友。它蜷在螺旋状的壳里,紧紧地依附在一片浓绿的叶片上。

  “嗨,快来看,这小家伙也被我们带回屋来了!”我叫老公。

  “噢,可不是嘛!这招财树确实长势不错,不过没招来财神,倒是招来了一只蜗牛噢。”老公笑着走过来说。

  这小家伙好像正在睡午觉,一动不动的,任由我们对着它打量,谈论,摆出一副“此处是我家,反正我不走”的架势。

  “那,怎么‘处置’它呢?”

  “要不,就让它留下来,在咱家过冬吧!”

  “也好。”想到,寂寂漫长的寒冬里,能有一个沉默相依的伴,也是一件不赖的事情。只是,我虽一向喜爱花草,可对于一些小虫子之类的,却无比胆小。

  “你说,它会不会趁我不注意,悄悄爬上我的脚丫?”我转头问老公,忽然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怎么会呢?它可是善良的小朋友,只喜欢绿植,对于美女的脚丫,应该不感兴趣罢。”老公笑出了声。

  “不许取笑我!”我急得脸都红了。

  二

  以后的日子里,寂寞或是无聊的时候,我就经常去看看花,也看看它。从不见它移动位置,下次却总能在别的地方看到它。这独行客也许是喜欢默默地来,默默地去,习惯自己的行踪总是不为人所知吧。我喜欢它的安静与沉默,所以与它的相处也一直是相安无事的陪伴,彼此不相扰。

  日子在繁琐的忙碌中行进着,由于诸事缠绕,最近很少去看它了。天气越来越冷,由于我们垣曲今年首次通大暖,工程很大,尽管热力公司加班加点,还是未能按时供暖。11月底,家里的气温一路下跌,从十五六度,跌至十二三度,最冷的那一天下了2016年的第一场雪,室温竟然一下子降到了九摄氏度。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还得盖着被子。

  此时,我想起了那个呆萌的小朋友,当初是好心想让它在家里过冬,可是没想到……几日不见,可否安好?

  急忙跑去看它,找遍了树枝树叶,就是不见影踪。后来又连续找了几次,还是不见。难道是它故意的在和我藏猫猫,以惩罚我在这些日子对它的疏忽吗?还是它实在忍受不了这寒冷……我不敢去想,但渴望无论如何不要是后者的结果。直觉告诉我,它一定还在,在我的心里,它应该是不属于那种娇气的类型。

  我想或许它是有足够的让自己躲起来的理由罢,若有缘,一定还会再见。它终日拖着重重的壳行走,难免疲惫喘息。我庆幸它有一个无所不能的壳,在自己感到累与痛的时候,可以静静地停靠,休憩,自我调整。细细缝补内心的创伤,静静舒展自己的疲惫,待到自我治愈后,重新开始,继续赶路。

  也许,在诸多人的眼里,它过于木纳,还有些迟钝、呆板,但是,我觉得它是极其优雅、从容的居士,处惊不变,临危不乱,步履永远是那样的不紧不慢,不慌不忙。没有人知道它要去往何处,但是它却有着自己心中的目标。

  三

  12月初,在家里实在冷的难以忍受的时候,终于通了大暖。气温慢慢升高,大暖果然名副其实的威武,三四天光景,室内气温竟然达到了20多度,屋外寒风凛冽,室内温暖如春,好不惬意,此刻,觉得之前的那寒冷似乎从未到来过。屋里的花草也忘了窗外的季节,可劲儿地生长着,我那棵落光了叶子的石榴树,竟然发出新芽,长出了嫩绿的叶子。只是我还在牵挂着它,那个沉默的小朋友,这样温暖宜人的气温,它总该出现了吧。但是,又反复找了几次,还是依旧不见它的影踪。

  莫非它是冬眠去了吗?上网查阅资料,发现,它最适宜生存的温度是15~30度,喜欢温暖湿润的环境,太冷或是太热,都容易造成它的冬眠。

  为了证明它是不是还健在,我每日给花叶喷水,增加其湿度。它依旧不见,只是那盆招财树被我鼓捣得青翠欲滴,呈现出一派蓬勃生机。

  之后便不再寻找,若它现在真不想出现在我的视线内,何要如此勉强?也许明年春暖花开之时,还能再见。

  那盆招财树放置窗前向阳处,依旧长势喜人。一日清晨,我照例去给它喷水,无意间发现了那个久违的小朋友,还是那可爱的小模样。阳光下,浅褐色的壳,微微发亮,它依附在一片嫩绿的叶子上,依旧一动不动,但是周围却吐出湿湿的唾沫,它还活着!

  时至今日,我依然没能看到它的庐山真面目,我猜想也许它是更加喜欢舒展在广阔的空间。但是,至少它还活着,真实地存在着,它顺利穿越了寒冬,这就够了。

  只盼来年,春回大地时,能看到一个重新复出的小朋友,广阔天地下,伸展着柔软嫩黄的身子,瞪着它那一双呆萌的小眼睛,长长的触角自在伸缩,从容优雅地在绿叶间踱着步……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