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一盏明灯散文

一盏明灯散文

实用范文

  1月12日凌晨,中国著名语言学家、中科院顶级教授李佩先生在京谢世,享年九十九岁。她,是我心中极度崇拜的女神。

  今夜,思绪绵长,有雪如蝶飞舞。对着屏幕敲打键盘,用键盘起落的频率温一壶酒,在泛黄的灯光下,把每一颗字敲成悠扬音乐,舒展疲惫身心。

  虽李佩这个名字读来很平凡,且知道她的人会越来越少,特别是年轻人。

  当人们不断为“网红”喝彩时,我想,更应该记住这些真正为祖国做过贡献的人。

  看着李佩先生的照片,特别是她久经岁月勾画的双眼,包裹在密密麻麻的皱纹里,像历史教科书。迎着她慈祥智慧的眸光,我知道,这双眼睛曾扫过清末的大辫子、鄙视过日本侵略者的屠刀、藐视过美国鬼子的摩天大楼,这个用自己的双眼见证了祖国百年苍桑的女人,在起起伏伏的生活里,无所畏惧,何惧死亡!

  撤了地上的帐篷,她正含笑走在去往天堂的路上。我以奉花之心,敬她晏笑之态,敬她山水清逸,敬她云霞性情。

  自一九六一年二月,她调入中科院担任外语教研室英语教师起,至一九七八年出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生院,外语教研室主任,直到一九九九年离开讲台,近四十年的风雨人生,近四十年的卓越贡献。

  她被人们称作“中科院最美的一朵玫瑰”,被人们称作“中关村的一盏明灯”。

  她以自己身上的热和光努力地为科研人员解除后顾之忧。比如,创办医院、开西式点心店,组织小区活动等等,等等。在八十一岁高龄时,创立了“中关村大讲坛”,汇聚各路高手,举办各种高水准讲座惠及众生。“中关村大讲坛”自一九九八年开始,延续到二零一一年。用退休后一十三年的黄金时间,鼎力举办了六百多场精彩讲座。像一个老农,以质朴的身影不断劳作,任人生起伏,不强求,不怨愤。面带微笑,安详知足。看着她的眼睛,我已不需去追求其它的美,她就是诗美,就是花开。

  看着她的眼睛,我看到了一种内在的格局。女人不一定要长得像花一样美丽,但必须要笑得像花一样灿烂。哪怕一个回眸,一丝浅笑,也要让灵魂拥有一座花园。

  她的精神领域是一池荷,一树棠,一窗亮。因此,令我心神悠然。

  她虽然去了天堂,可留给世人的宝贵财富却在光阴的河流里飘荡。比如智慧,仁义,慈悲与善美,均对天地万物脉脉含情。

  看着她的眼睛,我瞬时被眼部周围那些细细密密的皱纹覆盖。她简捷静美的神态,清丽从容的面色,温暖的声音来自源远流长的汉语言学,字定意象,词绽乾坤。

  春日午后,坐在她洒满阳光的教室里,看着翻开放在桌上的课本,仿佛置身在语言的世界,清气四溢,书声朗朗。左边是鲜花,右边是云朵,令我目不暇接。七十多岁学电脑,八十多岁还给博士生上课,晚年开设高规格的“中关村大讲坛”,九十四岁后还组织小型研讨会。

  钱学森追悼会上,当她以瘦弱得仅剩几十斤重的躯体行走在专门为院士打开的通道上时,那气质却是无以伦比的高,大,上。颈上裹着的白色围巾轻盈飘逸,迈动的双脚步履优雅,神情凝重。有人说:“这小老太太,比院士还院士。她是中关村最年轻的老人。”

  我看见时光的香正从她眼角,发丝,一点一点滑落。她却用眼神告诉我说:“如此甚好,让光阴只管来,只管去。在时光的每一寸缝隙里,我们都注满了深情。”

  她的离开,让我想起了秋天的木槿。季节的到来,让木槿花整朵整朵地飘落,花儿落地时,清丽的紫色便在心底凝固成了黑,凝固成极具诱惑的黑色玫瑰。

  像她被皱纹深深包裹的双眼,瞳孔的光泽虽被光阴抽走,但她绝决凛冽的姿态却风骨洒然。不因为她是中国“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烈士的夫人而闪光,她是以一个老师,一个学者,一个妻子,一个母亲,一个完美女人的身份,像天上的月亮,光耀尘寰。

  她种种,种种的事迹,她传奇的人生,都不用我来叙说。今夜,我只想为她温一壶酒,一壶醇厚甘甜的浓香米酒,借酒把恋人的凝视,沉醉在她去往天堂的路上。

  在如今世人最爱“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的豪迈时刻,我却想,在为她温酒的时候让自己的情致得到升华。端三杯两盏,在文字间饮出水样女人的柔情万种与千娇百媚,也饮出天下须眉的豪情壮志与家国情怀。

  敬爱的李佩先生,从此她轻身而行,围巾飘舞,鞋子松软,脸色像绽开的李花,不用桃红点缀妆扮。从此她脚步放慢,无论晨曦暮霞,在身后永远有藤黄的灯光温暖。从此她休息安慰,不再忙碌於蔬果的鲜美与香甜,她留给后人的财富如涓涓泉水,滋养大地春绿秋黄。

  看着她的眼睛,我看见了故乡,看见了梦想,看见了朝圣,看见了信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