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洗脚小妹散文

洗脚小妹散文

实用范文

  我的一个朋友,本来背运如我,诸事不顺,近来却不知何故,突然时来运转。表现之一便是,他全仓杀入的一只股票,在上周里三次涨停,不但直接解下了长绕其勃达两年之久的套子,还小赚一笔,让他狠狠出了一口积郁已久的恶气,大有翻身奴隶得解放的感觉。扬眉吐气之余,便盛情邀请几个哥们去饭店喝酒,以示庆贺。

  席间,自然是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气氛热烈至极。我们几个倒霉蛋直叹上天之不公,自己之不幸,A股之不争。幸运者朋友自然是声如洪钟,志得意满。虽已被酒烧的摇晃不止,却依然兴味不减,直喊不醉不归。我们眼看他要如范进般情绪失控,便急忙撤退。他却不依不饶,但见我们态度坚决,只好答应不喝酒了,但去做足疗。一来大伙醒酒,二来自己宣泄。我们欣然同意,心想三来还可以顺便再次平衡一下我们突然失衡的心。

  洗脚城这种地方,我去过多次。但心里却从来不曾感受过别人津津乐道的那种轻松愉悦,事后反觉愈加沉重起来,就像每一次给灾区捐款后那样。当然,我绝不是自命清高,更不是刻意矫情,因为通常,这种地方本来就是保健休闲的所在,只要你心态平和,目的纯正,去的又是正规的足疗馆,那么,据说一进一出间,你便可以神清气爽,心旷神怡,压力无影,疲劳无踪。黄宏不是把它都搬到春晚的现场火了一把吗?可我就是不上路子,我感觉我内心似乎有阴影在。纵然如此,我也不能扫大家特别是幸运之星的幸啊。于是就一同前往。

  我们去的这家足疗馆是我们这座小城里比较有名气的,规模、环境和服务都没得说。现在是晚九点不到,正是有闲有钱人士酒足饭饱之后休闲娱乐的高峰时期,就像中午十二点前后的马路,显出几分拥堵和热闹来。幸好朋友里有人是这里的常客,来时预约过,所以,我们很顺利地,就被一个身穿红缎旗袍的年轻貌美女子领着,穿过一条灯光闪烁不定,光色变幻不已,因而显出几分暧昧的长长的过道,来到一间五人包房。

  门口不断有端了木盆,模样周正,服装统一的年轻女子三三两两地经过,附近其他房间里不时传来嬉笑打闹之声。但房门一关,我们这里就成了一个独立王国,我先前的微微晕眩的感觉也霎时没有了。屋内并排放了五张单人床。铺着雪白的床单。床靠墙的一头翘起,另一头靠床头半米的地方可以分合。床对面的墙上挂着一个很大的液晶电视,正放着小沈阳的低俗小品,和屋内如春的温暖倒很是协调。

  常客说已经帮我们选好了服务小妹。我便躺倒在床上,用手边侧袋里的控制板调好床头的高度,舒舒服服的看起电视来。这时,随着几声温柔的敲门声之后,五个有些吃力的端着盛着热水的木桶的女子鱼贯而入,然后按序把那木桶放到床前,站起,弯腰行礼,问好,报号。然后开始了各自的工作。

  给我洗脚的是一个有些清瘦但五官端正的小姑娘。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她也就十五六岁,一副尚未长开的模样,就像那绿苹果,青涩但却阳光。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学生,我的女儿。他们不是一样的大小吗?她见我在“专心”看电视,就稍稍弯腰,微笑着低眉顺眼地说:“大哥,我先帮您洗脚。”我赶忙坐起来。小姑娘依然微笑着说:“大哥您歇着就行。”说完,就要给我脱袜子。老实说,我爱运动,又是汗脚。在鞋里捂了一天的脚这时肯定气味浓烈无比。在家时,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换鞋袜,就那样,老婆孩子还埋怨我脚有味呢,何况现在?

  想到此,我急忙又坐起身。小姑娘似乎是看透了我的心,马上安慰我说:“没关系的,大哥,你躺着吧。”依然微笑如初。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躺下,心里似乎有了些歉意。她轻轻地脱下我的袜子,又扶了我的脚到放了药剂的热水木桶里,一面慢慢地放进水中,一面说:“大哥感受一下,水温怎样?”水温刚刚合适,脚处其中,温暖,温和,温柔。见我点头,小姑娘把手伸到水中,开始慢慢的在我的脚面、脚底、脚趾甚至于趾头缝里,轻柔无骨般地揉搓起来,力度适中,速度恰当。舒适之感便从脚底徐徐升起,像一缕青烟。再看小姑娘的脸,仍面带微笑,这神情专注。我突然又想起我的学生,我的女儿来了。

  同样的年龄,他们现在该正在家里了吧。或看电视,或上网游戏,或看书学习写作业,或吃着自己喜爱的食物……同样的年龄,他们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连自己的袜子衣服都不愿意洗,更别说帮别人了;同样的年龄,写会作业就喊累,让扫个地就吊脸子……同样的年龄,他们怎么那么没有耐心,连续两次叫他的名字,他都会给你急……

  从眼前这个神态自若、始终面带微笑的小姑娘专注的表情来看,小姑娘的们内心是平静的。她心里唯一想着的,可能就是对眼前这个躺着的先生做好服务。她肯定没有抱怨社会,没有抱怨父母,没有抱怨自己的命运,所以他才坦然,自然,淡然。

  越是这么对比,这么思想,我心里就越不安。我没有矫情地询问小姑娘的身世与年龄。但我却越加感到,让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孩子为我脱袜,洗脚,按摩是那么的别扭,我的良心似乎受到了拷问,虽然我是花钱买享受,虽然我的年龄可以做他的爸爸。小姑娘越是认真,我似乎越别扭,虽然本该感到越舒服的。

  也许是我的观念还未能与时俱进,也许是我这人太过善良,也许是我这人思维天生容易发散,反正,这种享受我无福消受,我感到的只是紧张和良心的煎熬。

  我不想再洗脚了!不再去这种地方,尽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