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都是弹弓惹的祸散文

都是弹弓惹的祸散文

实用范文

  在我的橱柜里,至今仍保存着一副木制弹弓。那是我儿时最心爱的玩物,所以敝帚自珍。

  那优美的V字形支架,就像时下人们伸出的胜利手势。两根长长的已变得毫无弹力的黑色橡皮筋,还有一个已发黄的链接橡皮筋的小皮兜,就像吉他上面的弦和琴头,完美至极。

  小时候有了一副小弹弓,在小伙伴中那是非常值得炫耀的事,就像当今人们购买到刚刚面世的新版电子产品,常常能感受到周围人们投来的羡慕的目光,可就是这个让我爱不释手的弹弓,却给我惹了一个不小的祸。

  虽时光缱绻,流年易逝,但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记得那是我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有天下午,课间休息的钟声响过后,同学们三三两两走出了教室,此时,教室里只剩下我和后排两位女同学。学校规定是不准带弹弓进来的,因为它在当时属杀伤性“武器”,一旦剑走偏锋,很容易伤人伤物。学生因玩弹弓在学校闯祸的事件时有发生,也处理过多起。这个弹弓是我家一位亲戚一天前帮我做的,所以我特喜欢,中午放学回家我就摆弄了很久,只是下午来学校时忘了放在家里,装在口袋里就一直带进了教室。课间休息时我落下不出去,就是想偷偷拿出来过过瘾。

  教室里很清净,后排的两位女同学,料想她们也不会出卖我,时机成熟了,我一阵窃喜,左手从左口袋里熟练地掏出弹弓,右手从右口袋里拿出一颗圆圆的小石子装入皮兜里,目光向教室的窗外扫去,仔细的搜寻着射击的目标。就在正对教室窗外30米远的村民房屋的墙上,有两扇半开的新玻璃窗的木框顶端,两只麻雀正煽着可爱的小翅膀,兴奋的用它们自己的专用语言唧唧咋咋聊着天......

  目标找到了,我迅速用左手握紧弹弓支架,右手拉紧装了石子的皮兜,慢慢使劲,只见两根橡皮筋缓缓地在我两手臂间延伸,我口中念道:你们的死期到了。然后,屏住呼吸,眼睛瞄准三点一线,对着其中的大个头,一秒,两秒,三秒,我默默的数着时间,然后轻轻吼一声:放。右手一松,“嗖”的一下,小石子向目标飞去......只听砰的一声,两只受惊的麻雀仓皇逃遁,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正当我因没射中目标而叹息地摇着头时,突然,玻璃稀里哗啦掉地上的刺耳声一下把我惊呆了。原来小石子打中了右边窗户上半部分的玻璃,身后的两位女同学也被这突发状况吓懵了。我错愕的张开嘴,仍保持着拉弹弓飞出子弹时的姿态,还是两位女同学提醒我:不得了,这下闯祸了,把人家玻璃打烂了,快把弹弓藏起来,不要被人发现。她们的提醒把我拉回了现实。我僵硬的双手已恢复了活力,正要将弹弓塞进口袋,但是,说时迟那是快,从农房的大门口飞奔出一个穿红棉袄的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目光直射着我,我的举动完全暴露在她的视角范围内。

  我知道这是前几天刚刚嫁到我们村,人称“漂亮小媳妇”的女子。我打了一个寒战,心一哆嗦,脑袋一片空白。她站在教室外的窗口,一只手指着我大声说道:“是你干的。你咋这么顽皮,为什么对着窗户打弹弓?老师是怎么教你的?”看着她白白净净挺漂亮的脸此时因发怒涨得通红,我胆怯的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呆呆的站着,面颊开始发烫,鼻尖不断冒出细密的汗珠,嘴唇紧紧的咬着,两只手把弹弓的橡皮筋和小皮兜扭成一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我脑袋呜呜的,不清楚她后面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她站在窗外说了多久,只是当我听到上课鈡声响后,她说要把我告到学校老师和家长那儿去,然后就悻悻的离开了......

  放学之前,班主任来教室把我的弹弓没收了,也没有对我说什么。我万分后悔,学校三申五令不准学生带弹弓来学校的,一旦发现,没收弹弓,写检讨,课堂挨批评。这是标准的三步曲。如果闯了祸,轻则学生大会点名批评,重则接受处分,这是有前车之鉴的。

  很多事我都清楚,很多道理我都明白,老师也一遍一遍的提醒过,自己却抱着侥幸的心里去验证,然后才劈头盖脸地顿悟,要是世上有后悔的药那该多好。我是班长,是学校的优秀学生,在班上的成绩始终名列一二,这次闯祸,什么荣誉啊,名声啊,自尊啊,哎,等待的是学生大会点名批评,撤销班长职务,没资格选“三好学生”……真是:声名狼藉,斯文扫地,在劫难逃。想到这些,我后背脊梁骨发凉,躲着班上的同学偷偷抹过几次眼泪。

  我整日提心吊胆,诚惶诚恐,度日如年。没有勇气面对现实,患上了三怕的恐惧症:一怕上课见到班主任,点名批评,举一反三;二怕出校门见到那穿红棉袄的女人和她家人,免不了一顿呵斥和指责,提出赔偿条件;三怕回家见母亲,母亲的严厉是出了名的,如果她知道此事,最低程度是一顿臭骂外加饿饭一顿。

  时间在一天一天的煎熬中过去,暴风骤雨式的三步曲毫无来临的迹象,我楸着的心还是不敢放松,唯恐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因为闯祸不挨批不处理是没有先例的。一星期过去了,十天半个月过去了,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看来是平安无事,躲过一劫了。班上的同学也由原来同情,惋惜,看热闹,逐渐变成了宽慰,嫉妒,说风凉话。有的说:好险啊,终于没事了;有的说:还是当班长好,犯错老师不追究;有的说:成绩好就是命好,有错老师会原谅;有的说:太便宜了,老师有偏见,是包庇袒护。我也觉得奇怪,我这次怎就这么幸运呢?这也太不正常了吧。怀疑归怀疑,我高兴得合不拢嘴,好长一段时间心里都美滋滋的。

  我分析来分析去,也许是新媳妇刚结婚,又要回娘家,又要去见男方的亲朋好友,忙得不亦乐乎忘了此事。也许是班主任看我一向表现好,成绩好,偏爱我,也为了班上的荣誉放弃追究此事。也许当时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是学校的头等大事,顾不上处理我。也许……很多的也许,我百思不得其解。

  随着时间的推移,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新媳妇当天的确去学校找过校长和班主任,但她恳求校长和班主任不批评不处理我。原因是:一来她刚嫁到本村来,人生地不熟,想留个好印象。二来孩子还小,自控能力差,他已经知道错了,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三是她已经很严厉地批评过我,学校再接着处理对孩子的成长不利。后来我才知道,新媳妇的老公本打算找我母亲算账,因为那是他刚结婚三天的新房,打破玻璃是“破镜”,这在农村是很不吉利的,还是他新媳妇耐心的说服他才善罢甘休;后来我才知道,班主任老师在校长面前也极力我为开脱,终于得到校长的谅解,此场风波才得以平息;后来我才知道,那天班主任并没有把没收的弹弓交到校长办公室去,而是放在讲台桌子的抽屉里,一天后被班上同学发现拿走,是我牺牲了两颗糖才从那同学手里赎回来的。几年后,在外地读中学的我才知道,那个新媳妇姓郭,村里人都叫她郭主任。她当上了我们村的妇女主任,成了很受村民特别是妇女们喜爱的好干部。

  往事几十年,人生弹指间。走上社会之后我才明白,校长,班主任,特别是那位刚过门的新媳妇,当时用了两个字来处理我的事,那就是——宽容!它在我以后的人生历程中,是一份十分珍贵的财富。

  洗去铅华,淡去浮躁。每当我遇到心理过不去的人和事,我都会想起“宽容”二字,会用宽容来解读眼前的困境。宽容是一种境界和修养,宽容是一种勇气和智慧,它不责人之小过,不揭人之隐私,甚至不念人之旧恶。它是美德,更是心境的解脱和升华。惹祸的小弹弓,使我真正懂得和理解了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宽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