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外面的世界6000字散文

外面的世界6000字散文

实用范文

  一

  彭小雨已经五十岁了。她说她人生第一次真正的记忆,开始于七岁那年。也就是从那年开始,她的心底就有了一个梦想。这梦想便是她后来四十三年之间,唯一的梦想。梦想的主题是: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二

  按现在人的理解和观念,彭小雨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美,很梦幻,很文艺,很浪漫。

  事实上,彭小雨的宿命跟这些美好的词眼,基本都没有任何关联。

  据老辈讲,彭小雨出生时,难产。母亲在床上大喊大叫了一天多,才硬是生下了这个孩子。落地时,天突然就下起了雨,不淋漓,只是淅沥。接生的婆娘便念叨着,怕是连老天都看不过眼这个孩子对于母亲的折磨,都流下了怜惜的泪水。不如孩子就叫“小雨”吧。

  彭小雨的记忆中,母亲也时常重复讲述着这个桥段,在家人之间讲,在走来送往的亲戚之间讲,在逢集的陌生人之间讲。就好像是彭小雨突然闯进了母亲的肚子,为难和折磨着母亲,强迫把她生出来的一样。

  彭小雨不喜欢听母亲四处讲述,更不喜欢母亲时常对自己凶巴巴的,不住地叫着“哎呀,我的小讨债鬼啊”,嫌弃自己这个做得不好,那个做得不好,反正总是比不得哥哥姐姐。

  是的,彭小雨还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后来还有弟弟和妹妹。而据母亲念叨,所有孩子中,只有她,彭小雨的出生过程,是让母亲最最痛苦的,痛苦到对彭小雨都有了一种痛恨的情绪。当然,这只是彭小雨的臆测。她喜欢臆测,从别人的脸色,神情,语气中臆测。

  彭小雨是个极度敏感的孩子,许是与生俱来的性格所致,但谁又能说,不是因为母亲和家人的态度所致呢?

  彭小雨不比哥哥姐姐那般做事伶俐周全,深得父母喜爱;

  彭小雨不比哥哥姐姐那般聪明外向讨人喜欢,深得朋友信任;

  所以,彭小雨在家是孤独的,常常躲在角落里看着家人们忙碌;

  所以,彭小雨在外也是孤独的,常常躲在角落里看着朋友们玩耍。

  渐渐地,人们发现,彭小雨几乎很少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了。

  彭小雨去了哪里?

  彭小雨哪里都没有去,因为她哪里都没有去过。但是,她心里有一个坚定的声音在呐喊,她想要走出去,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三

  彭小雨的家住在西北腹地一座高高的大山顶上。自小,生活环境的贫瘠,生活条件的贫寒,都是彭小雨心头抹不去的烙印,饱含着多少委屈,多少心酸。还有不被待见,诸多抱怨的人际关系,都让彭小雨心里很不舒服。

  她很想知道,自己除了这个小院,和这个大山头,还能拥有什么。

  于是,她想去寻觅,去探寻。

  第一个目标,是坎坝沿。顾名思义,这是一个水坝的名称。这坎坝沿上是彭小雨最早眺望远方并且产生许多幻想的地方。那里的视野最好,最开阔,能看见许多遥远的地方。

  彭小雨跟着奶奶和姐姐去过那地儿,大致的路线,心里是有数的。从自家的门出来,经过邻居沈家的院门,就是黄家的西面大墙。沿着大墙跟儿走到底,中间就是坎坝。坎坝沿左边的路外侧是沈家的菜园子,坎坝沿右边的路外侧是彭小雨家的葱园子,坎坝沿左前边是黄家上下两房的菜园子;右边有一块不大的空地,前面有半人高的土坎,土坎外是五八年大炼钢铁的炉灶,土坎这边是大家观看远方的瞭望台,也是乡民们常常聚在一起,聊天神侃,凑热闹的地方。

  乡民们闲暇时,大都喜欢到这坎坝沿上来。特别是下过大雨之后,坎坝里蓄了许多水,女人们就抱上满盆的衣服去洗。她们边洗边谈笑风生:每人手里拿着一个棒子,把衣服铺到草地上,上面放上螺坨蓬草,用手泼上水,就用木棒轻轻砸衣服;孩子们就在周边拔骆驼篷草,一种据说可以除去污垢的野草。

  彭小雨也会跟着母亲和姐姐来,帮她们拔草,砸衣服,把洗过的衣服晒到旁边的草地上。她格外喜欢那种雨过天晴后的大山,山明水净,空气清新,心情便格外舒畅轻松起来。觉得这家门外的世界,就是不一样。

  站在坎坝沿上,眼前的大川就像一副图画,树木簇成的每一个村庄,奶奶都能讲出它们的故事来。并一一介绍着谁家的亲戚住在哪一个村庄,那真是如数家珍。

  有时无聊,彭小雨也会一个人来。双手环膝,坐在坎坝沿上,出神地望着大川,心仿佛就飞去了远方……

  每到傍晚时分,夕阳西下时,大川里的景色便是最迷人的:从川中间流淌而过的河水,在夕阳的余晖里波光粼粼;近处水库中的水面和晚霞交相辉映;一个个村庄被树木簇拥着,一股股炊烟袅袅升起,由浓灰慢慢变淡白,不一会儿,每个村庄的上空都漂浮着一片青纱帐;不时有一列火车从川的中央横穿而过,拖长的汽笛声响彻大川山谷,回声在大山中由近到远,一波又一波,经久不息。火车冒出的浓浓的烟气,像一条腾空漂飞在大川之上的灰白色的巨龙,徐徐升腾,然后慢慢散化,和一片片青纱帐交织成一片,轻轻覆盖在大川上空……

  眼前大川里的一切都是神秘莫测!彭小雨便念想着:“我好想去川里看看,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啊!”,虽然,这似乎是个遥不可及的念想。

  四

  村里常有亲戚的亲戚们过来探亲,或者接了亲戚们下山去转转玩玩。于是,彭小雨每次都眼巴巴地盯着人家从自己门前来往的身影,有骑着枣红大马的,有推着自行车的,听着他们大声招呼着,要去哪里哪里的;村里的几个小伙伴也都去过山外的亲戚家,而只有彭小雨,从来没有走出过这座大山。彭小雨便觉得心里仿佛有许多只猫儿在抓挠,又痒又痛的。

  许多次,彭小雨就趴在坎坝沿的土坎上,憧憬着外面的世界,至少是关于川里人家的生活,比如哥哥姐姐读书的学校是什么样?川边上的老家,又是怎样的呢?彭小雨不明白自己为何想要了解这些,只是觉得伙伴们应该都比自己更了解,自己显然又不如她们了,又要被她们瞧不起了吧。

  彭小雨按着家人描述的方向,使劲望向川北紧靠着山壁的一户人家。据说那是一个舅舅的家。彭小雨的脑海中马上闪现出舅妈做饭的场景,据说舅妈做的饭,那简直好吃的,能把十公里外山上的野猴都招来。

  而川南边,就有哥哥姐姐读书的学校了。彭小雨的心中,那是一个怎样神圣的地方啊,就从每天哥哥姐姐整理好衣装,背上小书包时那严肃的表情,彭小雨也能看出几分。

  川的东边,有母亲的娘家,哥哥姐姐都曾经跟着母亲回去过,但是彭小雨没有去过。伙伴们都说,母亲不喜欢彭小雨,所以不带她。

  于是,彭小雨就特别想要跟着母亲去转娘家,心底里有着想要证明什么的冲动。

  当然,彭小雨不只是会这样趴着憧憬,她也曾试图偷着跟家人下山去呢。

  那是一个秋天的早晨。彭小雨最爱这个季节,爱那种雨后的干净清爽的大地,爱那种格外清新的空气,爱那种天高云淡,秋高气爽。所有的一切都让彭小雨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和愉悦。

  因为下雨不能做农活,于是七大姑八大姨的,都聚集在彭小雨家的堂屋里,大家做着针线,聊着家常。突然,就有人提议说,不如下午一起下山去转娘家。大家都是亲戚,娘家也都在相邻的村落。母亲就欣然答应了。

  午饭后,彭小雨的母亲带着大姐,弟弟,和一群人走到了坎坝沿上。彭小雨也在送行的人群中。当母亲她们从小路下坡时,彭小雨的脚步也加紧了跟着下去。母亲转身后愣住了。她挥手让彭小雨回去,小雨不肯;大姐来劝,小雨也不听;其他亲戚来拉,小雨便放声大哭。拉拉扯扯半天,小雨还是被大家拽着,眼看着母亲她们的身影越来越远。

  第一次的抗争,就这样以失败告终。

  不过,彭小雨可没有放弃心里的那点念想,甚至于是一种膨胀的欲望,仿佛在爆米花大爷那个黑漆漆的炉膛里,被熊熊烈火灼烧着,升华着,变成了完全不一样的自己。彭小雨在等待,等待着任何一个走出大山的机会。

  哥哥给彭小雨教过一句话:“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彭小雨觉得书上的东西真得太有道理了。有心的彭小雨终于又等到了一次母亲下山转亲戚的机会。这次她想好了,她要先斩后奏,要潜伏在母亲前行的半道上,让母亲没得机会把她再送回来。对,就这样办!

  母亲领着大姐,抱着弟弟,还在和家人们告别,彭小雨已经偷偷向山下冲去。只是冲到半截儿,她停住了脚步。因为,她不识路!眼前阡陌纵横,她实在不知道母亲她们会选择哪条路。于是就先找了个废窑口,猫腰藏了起来,等待着母亲他们的到来。

  母亲是小脚,虽然早已习惯了山路崎岖,但也比不得彭小雨一个孩子的灵巧,加上还抱着孩子,所以走得比较慢,至少慢得让彭小雨心焦。她不住地把头探出去打量,突然就看到母亲的身影,便赶紧又缩了回来,腰弯得更低了,几乎要屏住了呼吸。

  待得母亲她们走远了,彭小雨才又站起来,远远地跟着。山路转弯的时候,彭小雨就快跑几步;山路笔直的时候,彭小雨就半弯着腰,慢慢地跟。

  直到在一块大坪前面时,彭小雨正愁无处躲藏,偏巧弟弟看到了她,小手指着,还大呼小叫着:“三姐,三姐”。这下彻底暴露了。母亲抱着弟弟,满脸怒气地瞪着彭小雨,却又苦于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实在无法安置彭小雨。于是,只好无奈地让彭小雨和她们同行了。

  彭小雨只默默地跟在母亲身后,也不言语,也不靠近。她不敢,生怕自己一张嘴,就被母亲撵了回去,或者索性丢在这山里不管了,山里有狼,有狐狸,有豹子,有各种乱叫的雀儿,听说,还有专门抓小娃娃的鬼。想到这儿,彭小雨有点毛骨悚然。她加紧了跟着的步伐。

  小半天的时间,娘几个终于到达了川湾的亲戚家里。彭小雨已经被惊呆了!那成排的红瓦房,那雪白的围墙,那种整齐和气派,都是彭小雨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想过的。走进亲戚的院里,彭小雨更是目不暇接起来:高高的门楼,又高又宽的双扇大门,院子里两排房屋整齐排列,真气派;吊在半空中的大抬窗,是小小的正方形组成的花样图案。本来就花,上面贴着白纸,又贴着红色的窗花,太好看了;从比大门小一点的双扇门进到屋子里,里面也格外新奇,有花纸贴着的炕围,有红色的木板做成的炕沿。地上有方桌,有凳子。

  彭小雨就这样目瞪口呆地被母亲拉进了屋。屋里有许多人,彭小雨觉得她们看自己的眼光怎么那么奇怪,便低头看看自己,才发现自己只穿着平日里的旧衣裳,怕是被她们取笑呢;母亲也看出了端倪,便连声向亲戚们抱怨着彭小雨偷偷跟来的行为,也为彭小雨的不体面向大家致歉。

  转亲戚,转亲戚,自然得先挨家问候下。于是,彭小雨很快又跟着母亲去了另一个亲戚家。天,那哪里还是彭小雨心中的庄户人家?简直可以用“富丽堂皇”来形容了。油漆的红色大门上,还有两个金黄色的像大碗口一般大的铜片,上面吊着两个挂锁的环子;院子里四面都是红瓦房,每排房子上的大抬窗,白纸红窗花又整齐,又花样繁多。窗花上的大花中间还有各种小动物,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房子里家具、装饰都精美别致;彭小雨没有想过会走进这样的屋子,更没有想过会住进这样的屋子。但是,这次,彭小雨就坐在这样的屋子里,吃完了一整盘煮玉米;但是,这次,彭小雨就睡在这样的屋子里,眼睛都不敢闭起来,就那样静静躺了一夜,不敢动,也不想动。她想,如果一辈子都可以住在这样的屋子里,那她宁可一辈子都不能动。

  第二天,彭小雨就跟着母亲她们回家了。离开的时候,彭小雨一步三回头,她说不出自己心里有多纠葛。这个不属于她的,外面的世界,让她的心却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五

  过春节的时候,母亲总会带着孩子去转娘家。这是不变的习俗。

  这年春节里,天气暖和了许多,路上厚重的积雪也慢慢消融了。

  母亲正忙碌着准备转娘家的年货,父亲便建议说,今年把彭小雨带去吧。那孩子也不小了,还没有去看过姥姥呢。

  母亲对父亲的话,基本是言听计从的。她回头瞧了瞧彭小雨,想了想,便匆匆跨过门槛,走了出去。一小会儿工夫,她又回来了,手里捧着一件红色外套。彭小雨知道,那是邻居沈家小妹的衣服。沈家家境一直不错,她家小妹的衣服,也是村里许多女孩儿羡慕不已的。母亲一定是觉得彭小雨自己的装扮,带出去太不体面,就像上次被川湾的亲戚们笑话一样。便借了沈家小妹的来。

  都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看来真的在理儿。

  彭小雨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她不时低头看看身上那件从没穿过的新衣服,不时用手轻轻抚摸着;第一次走在向往已久的通往外面世界的大路上。还要去见从未见过的姥姥,听说山下还有大河、火车,彭小雨就很像变成一只雀儿,可以飞起来,可以飞在高处,看到更美更多的外面的世界,心中别提有多激动和兴奋了。

  彭小雨一路上总是跳跳蹦蹦地走在母亲前面,全然不顾母亲在后边的提醒,全然不知道这四十公里的行程会有多辛苦。她的眼里和心里,都装满了新奇。

  终于走出大山,走到河边。消融的雪水都汇集到河里,河水汹涌了起来,老远就能听到河水的响声。走到近前看时,便要感慨那种一浪推一浪滚滚向前的壮观了,这让彭小雨万分惊奇。她感叹着,原来世界上竟有这么多的水。要知道,彭小雨住的那个大山上,可是极度缺水的。天下雨时,人们就冒雨往窖里改水。平时都不能浪费,每天洗脸时都是全家人共用半盆水,窖里刚装上水,稠得发黑,泥土浑浊,但也不能不喝。遇上干旱的年份,还得从十几里外的川里运水上去。

  彭小雨和同行的路人一起搀着小脚的母亲,小心翼翼地过了河,就到了一个火车站。她们还要跨过这些铁轨,到对面的镇子上去。火车站没有火车过来,彭小雨好奇地站在铁轨上,蹦跳起来。母亲就在前面不停地催促,她知道那个傻乎乎的彭小雨可不知道火车来了是有多危险。

  彭小雨的运气还真不赖。刚从铁轨爬到月台上,就听到火车鸣笛的声音,震耳欲聋。母亲赶紧拉着彭小雨往柱子后边躲,她说火车过来时会放气,巨大的气浪会把人冲飞的。彭小雨皱了皱眉头,她想象不到。

  火车头刚来时真是可怕。天摇地动,汽笛轰鸣,上面喷吐出浓浓的黑烟,下面冲出白色的气流。一时数不清的巨大的车轮,排山倒海般碾过。随后是漂亮壮观的一节又一节车厢从眼前闪过。车窗里向外探望的人们,在彭小雨心中,都该是世界上最高级的人们了。

  姥姥家倒是没有什么让彭小雨觉得新奇的物件儿,除了那个钟表,时刻滴答滴答地,彭小雨很好奇它咋不觉得累?晚上睡在姥姥的炕上,彭小雨时不时地会被火车的轰鸣声吵醒,她知道屋后的院墙外后就是火车轨。于是彭小雨期盼了起来,她很享受那种火车驶过的地动山摇,连她的心都有节奏地摇动起来。

  在姥姥家的日子,另一个最大的感触就是,这里的水真多啊,多得让彭小雨羡慕,让彭小雨好想个法子,把水都运到山上去。

  彭小雨还跟着姥姥家的亲戚们去逛集,那是彭小雨生命中第一次逛商店,买好吃的,买花布做新衣。彭小雨觉得自己从头到脚,就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新的世界,这个充满了生活味道的世界。是的,生活真的有了味道,自己咂巴咂巴嘴,竟也是有滋有味。

  六

  后来,山上的亲人们都陆续离开了家园,去了外面的世界。彭小雨也不例外。去山下读过书,后来嫁到了县城,也常常去不远处的城市看望哥哥姐姐们。

  二十年后,彭小雨更是跟着自己的孩子去了上海,还逛了杭州,南京,无锡等风景名胜之地。彭小雨心潮澎湃地不可扼制。她说,原来外面的世界好大,外面之外,还有外面;她说,她真地实现了心中的梦想,乘飞机,坐火车,坐渡轮,游遍江南胜景,那可是康熙爷,乾隆爷才有的享受啊。

  在外滩边看夜景归来的那晚,彭小雨认真地写下:人的一个梦想简直就是催你上路的魔魂。一路充满荆棘和苦难也得上,冲出重重困境,然后不断看到的总是崭新的世界!有些人,老天眷顾赐予;有些人,老天让他努力拼搏,不然就看不到世界上最美的风景。然而拼来的更是酸甜苦辣五味俱全的生活,体会更深,色彩更浓,加倍的珍贵!

  彭小雨只读了三年书!

  彭小雨半生都在田间地头挥汗如雨!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农民!

  彭小雨用了四十三时间,努力践行着自己的梦想的主题是: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彭小雨还在继续追寻,未来!更远!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