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分析PPP模式下项目利益相关者关系网络管理论文

分析PPP模式下项目利益相关者关系网络管理论文

实用范文

  摘要:在PPP模式下的项目实施过程中存在多方利益相关者,他们之间的关系网络复杂多变,对其的研究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研究以某省某地区的海绵城市项目为例,依据项目库资料识别出各阶段的利益相关者及其之间的关系,用社会网络分析方法构建出关系网络模型。结果表明社会资本方和项目公司基本上占据中心位置,掌握着关系网络中的多数资源,处于边缘位置的银行和金融机构、外围相关者的作用和影响也不容忽视。关键词:PPP模式 关系网络 海绵城市 利益相关者

  0 引言

  城镇化的发展,不断提升对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需求,使得社会资本合作(Public-Private-Partnership,PPP)模式受到越来越广泛的关注。在PPP模式中项目利益相关者形成复杂多变得关系网络,任何变动都会影响整个网络的功能,导致参与方彼此之间的利益关系难以协调[1]。因此,对PPP模式下的项目利益相关者的识别及网络关系的研究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为提供公共产品或服务而开展的与社会资本方合作形式均属于广义PPP的范畴[2],国内外学者主要是对PPP模式机制、风险管理等内容的研究。在PPP模式的机制研究方面,如杜杨等人补偿机制的研究,设计了一种混合补偿契约改进前补贴模式[3]。在对PPP模式项目中的利益相关者的研究方面,Beach R等认为主要参与方在项目实施过程中的绩效评价体系和各方的收益分配机制将会对PPP项目合作过程产生重要影响[4]。

  1 研究设计

  1.1 研究对象

  本研究的案例研究对象为某省某地区的海绵城市项目,该项目是以PPP模式运作通过竞争性磋商的方式选择社会资本方,成立项目公司共同进行项目的实施工作。某省该地区也为全国首批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区,故以此作为研究对象,分析项目中各阶段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关系。

  1.2 研究方法

  1.2.1 社会网络分析

  本研究采用社会网络分析的方法进行研究分析。社会网络分析方法分析的是不同社会单位所构成的关系的结构及其属性[5]。利用社会网络分析的方法对项目中利益相关者进行量化分析,可以较为直观地看出在项目的不同阶段各方的关系网络。

  1.2.2 分析指标

  通过查阅过往研究以及对研究对象的分析,本文选取网络密度、中心度作为分析指标。

  第一,网络密度。依据社会网络中图论的相关知识,在有N个节点的图中,其实际的连线数为L,网络图的密度计算公式为[6]

  △=L/(N(N-1)

  网络密度指标反映的是各利益相关者的关系密切程度,值越高说明利益相关者之间越容易相互影响,信息传递能力越强。

  第二,网络中心度。具体指标为结点中心度、紧密中心度和间距中心度。结点中心度反映的是网络中那些相对于其他行动者而言处于中心位置的行动者[5];紧密中心度的测量是由网络中各结点到其他结点的距离之和的倒数计算而得,紧密中心度越大说明该利益相关者与利益相关者间的关系越紧密;间距中心度可以反映出该利益相关者对其他利益相关者间的信息传递的控制能力。

  2 关系网络模型构建

  2.1 界定网络边界范围

  基于对该项目公布的合约协议、审批文件等文件的仔细阅读并结合过往学者的研究分析识别到15类项目利益相关者如下,其中将该项目分为决策阶段、执行阶段以及移交阶段,分别标记为“A”“B”“C”。

  某管委会,某PPP中心。任务分别是发起该项目,负责相关授权等工作和为该项目实施机构,负责项目准备、采购、监管、移交等工作。涉及A,B,C阶段。

  社会资本方。包括A公司、B公司,A,B公司联合体,为项目主要股东,负责项目建设运营等工作。A,B,C阶段。

  专家组。由相关领域专家组成,主要工作是对项目进行物有所值定性评价。A阶段。

  代理机构。实体为C公司,代表方进行采购招标工作,A阶段。

  职能部门。包括财政局、法治部门、行业主管部门等,负责项目前期的规划、审批等工作,A阶段。

  项目公司。负责项目建设运营,B,C阶段。

  监管部门。包括规划建设局、环保局、市政公用局、海绵技术中心。负责行业监管和绩效考核等工作,B阶段。

  银行和金融机构。为项目债权人,B,C阶段。

  相关供应部门。包括供电、供水等部门,负责提供项目建设运营时所需的要素,B,C阶段。

  制造商。负责制造生产项目建设所需设备等,B階段。

  施工单位。负责项目设施的建设工程,B阶段。

  审查机构。对项目的设计、技术等进行相应审查,B阶段。

  设计单位。进行项目的施工图等设计,B阶段。

  指定机构。指定的项目移交的对象,C阶段。

  外围相关者。包括公众与周边居民,公众有知情权,参与监督,而周边居民则易受到施工影响同时受益于项目发挥的社会效益,B,C阶段。

  2.2 模型构建与分析

  将上述识别的利益相关者之间不同阶段的关系转换成0-1矩阵,以主体之间是否存在信息的交流交换作为判断标准,“0”就代表这两个主体之间是没有关联的,“1”即存在联系。将矩阵导入Ucinet 软件中,计算各项指标值并绘制出网络图,结果见图1。

  各方利益相关者的决策阶段、执行阶段、移交阶段的结点中心度、紧密中心度、间距中心度数值计算结果如下:

  (1)官方:(1,0.25,2)(0.7,0.077,7.92)(1,0.167,3.83)

  (2)社会资本方:(0.5,0.17,0)(0.7,0.077,4.67,0.33)

  (3)专家组:(0.5,0.17,0)无执行和移交阶段

  (4)代理机构:(0.75,0.2,0.5)无执行和移交阶段

  (5)职能部门:(0.75,0.2,0.5)无执行和移交阶段

  (6)项目公司:(1,0.1,20)(1,0.617,3.83)无决策阶段

  (7)监管部门:(0.6,0.071,3.45)无决策和移交阶段。

  (8)银行和金融机构:(0.3,0.059,0)(0.5,0.111,0)无决策阶段

  (9)相关供应部门:(0.3,0.059,0.37)(0.33,0.1)无决策阶段

  (10)制造商:(0.4,0.063,0.5)无决策和移交阶段

  (11)施工单位:(0.8,0.077,8.83)无决策和移交阶段

  (12)审查机构:(0.5,0.067,1.28)无决策和移交阶段

  (13)设计单位:(0.5,0.067,1.5)无决策和移交阶段

  (14)指定机构:(0.6,0.111,0)无决策和执行阶段

  (15)外围相关者:(0.4,0.063,0.37)(0.33,0.1,0)无决策阶段。

  依据模型结果,对不同阶段的相关利益者间的关系网络做出以下分析:

  2.2.1 决策阶段

  决策阶段形成的网络密度为0.7,处于一个较高的水平,说明在这一阶段利益相关者之间的联系较为紧密。中心度数值最高,处在一个最中心的位置,与其它利益相关者直接联系获取资源和信息,主导资源的分配。

  2.2.2 执行阶段

  在执行阶段增加了许多新的利益相关者,如银行和金融机构、监管部门等,此外还有由于互联网+的发展和工作的透明化发展,公民在项目的执行过程中可以建言献策进行监督,其参与度大大提高,也作为项目中的利益相关者。此阶段的网络密度为0.555,低于其他两个阶段,说明在这个阶段信息在网络中的传递效率是比较低的。在执行阶段,项目公司处于最中心的位置,其间距中心=20,说明其他利益相关者之间的联系很大程度上都是需要經过项目公司。银行和金融机构的中心度为(0.3,0.059,0)数值都是最小的,说明其在网络中的处于最远的位置。

  2.2.3 移交阶段

  该阶段的关系网络密度为0.619,相对较高,说明信息的传播较为顺畅。在这一阶段和项目公司的中心度并列第一,是这一阶段的核心利益相关者,主要通过他们间以及其他各方的联系完成海绵城市PPP项目的移交工作。

  3 建议

  项目的准备和移交阶段都处于网络中心位置,应当充分发挥其职能,有效地将各个主体联系在一起,推动项目的进展;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作为该海绵城市PPP项目的40%资金来源方,其在执行阶段和移交阶段在关系网络中都处于边缘的位置,应在项目的进程中保持沟通联系以增强对利益相关者的监督作用减少投资的风险;虽然公众和周边居民在关系网络中处于较为边缘的位置,但仍然不能忽视与他们的沟通和协调,在建设过程中应采取一切合理措施来避免或减少对周边居民的干扰,以保证项目工作的顺利开展。

  参考文献:

  [1] Nora M,Hesham Osman,Tamer E. Stakeholder management for 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s [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ject Management,2006(24):595- 604 .

  [2] 周兰萍.PPP项目运作实务[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6.

  [3] 杜杨,丰景春.基于公私不同风险偏好的PPP项目补偿机制研究[J].运筹与管理,2017(11):190- 199.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