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用范文 > 标题: 吃大席现代散文

吃大席现代散文

实用范文

  曾有朋友向我介绍吃农村大席的经验之谈,那就是快准稳,一道菜端上来,要清楚你必须先从哪里下筷,盘未落桌,筷子就要出征了,这叫快,然后准确地将菜纳入自己跟前,这是准,最后是期间绝不要离开,从头到尾,都要将身子坐如磐石,因为一旦离开,你就会发现那些菜绝对不会等你,尽管菜的分量大而足,可它们都会瞬间盘盘清,所以吃大席要有一颗能够沉稳坚定的心……

  朋友出身农村,从小到大,吃大席的经验无数,小时经常跟着长辈一起去吃大席,长大了,村子里亲戚多,摆大席时经常唤他过去帮忙,年轻、有力气、经验丰,适合跑腿,他往往充当上菜的角色。有一次我随他去乡间吃大席,见他腰系围裙,两臂端了近半米长的托盘,上面摆满十来只大海碗,里面盛着刚刚出锅的四喜丸子,分量沉实无比,他却娴熟地端着托盘在众人中像条鱼一般敏捷地穿梭——将刚出锅的菜准确又迅速分送到大席的桌上,免得客人翘首期待,这是大席上菜人员的必备能力,如果不是从小到大的参加大席的经验,他哪里来的这般游刃有余!

  有人认为大席粗鄙,却不知这种食文化的源远流长,自有它存在的意趣与作用,用学术话来讲,大席是一种共食现象,是与人类的进化而同时出现的现象,它是一种良好关系的标志,源流出自农村红白喜事的操办上,一直世世代代流传至今,应该也会一直流传到将来。

  我第一次吃大席,是在农村的一场婚宴上,吃后感悟是,那是一场堪比竞争的吃的竞赛,我与一群并不熟识的中年女子同席,她们正值豪气中天的壮年,于是这豪气也体现在吃相之上,刚上一道菜,有人热情地挥筷招呼,来来来,趁热吃,那道刚上来的大菜是红烧肘子,话音未落,她的筷子已经狠狠插在肘子肉最肥美的一个部位,猛地一撕一带,那一块拳头大的肉热气腾腾收入在她面前的碗中,被她几口吃下,虽然她眼疾手快,可再想夹第二筷子已是不可能,那盘肘子已经只见个盘底儿,满桌都是眼明手快的高手,迅捷的不止她一个。在这种场合下如果你想斯斯文文地去吃,那一场大席吃下来,你就等着饿肚子吧,不过人在那种气氛下,也很难斯文,斯文是席间的异类之人,抢着吃,是大席热闹的体现与特色,迅速融入这种气氛并参与其中,才能真正领会到吃大席的乐趣。

  又有一次,我终于有幸和几个村中德高望重之辈坐在同一席上(去晚了,被加塞进去),老者吃饭不能狼吞虎咽,大席的菜分量又多而充足,在长辈面前,我不得不斯文扭捏,一场席吃下来,居然剩了半桌菜,见瓷盆中还卧着睡美人一样无人打扰的完整土鸡,心想不能浪费了,不如打包带回家,刚一动心,仿佛被对面老者发现,她面露慈祥的微笑,从衣袋中掏出打包袋来,不紧不慢,徐徐将盆中鸡倒入她的囊中……

  我忘了,挥挥手,不剩下一滴汤水,也是吃大席的特色之一呢!

相关内容